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春分春天的味道

那是半明半暗的后台2018-11-08 12:10:39


杜丽娘说:“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春日的美好,不只是入目难忘的一朵桃红,一抹嫩芽,一片绿野,还有一箸入口,三生难忘的食物的回甘。

那才是春天的味道!



韭菜


被称为“春季第一菜”的韭菜,自古就受欢迎。

蒙蒙春雨中,一畦韭菜,是春季最生动的色块,也是农家最易得的美味。

老杜诗里有“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的句子。

自洛阳经潼关回华州的杜甫,路过奉先县,拜访居住在乡间的少年时代的友人。主人仓促间备下的薄宴,却因冒雨去剪来美味的春韭,让家常饭菜有了热情温馨的氛围。

郑板桥说;“春韭满园随意剪,腊醅半瓮邀人酌”。剪下春韭,斟上粗酒,邀邻居老翁畅饮,这是文人雅事。

张岱《夜航船》中也有“郭林宗友人夜至,冒雨剪韭作炊饼”之语,都是特别家常的画面,但是这样直白写出来,就是人情亲厚的极致。




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天,老妈都会包韭菜饺子,做韭菜盒子,咬一口,那种销魂的味道,让清贫寡淡的日子也变得悠长绵远。


春笋



中国人爱吃竹笋。

《诗经·大雅·韩奕》有:“其簌维何,维笋维蒲。”

唐书百官志:“司竹监掌植竹笋,岁以笋供尚食。”

宋朝的苏东坡传诵一时的“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笋煮肉。”

都明白表示笋是餐桌所不可少的美味。



竹笋一年四季都有,但俗话说“尝鲜无不道春笋”,便足见春笋的魅力了。



鲜脆清甜的春笋,厚腴绵长的咸肉,

小火慢炖,水乳交融,成就一锅浓郁沁香的腌笃鲜,

宛若舌尖上刮过的阵阵春风,从胃的深处开始,让整个身体确切的感受春天的温度和气息。



荠菜


俗话说,

打了春,赤脚奔,

挑荠菜,拔茅针。

荠菜是春天里大自然最好的馈赠。

上海人最喜欢吃荠菜,

荠菜大馄饨,荠菜馅油墩子,荠菜黄鱼羹,荠菜豆腐羹。。。。


汤里的豆腐丝,点点荠菜碎像凝在水晶里的絮,碧莹莹的好看。

一碗羹下肚,一整个冬天的慵懒就全舒展开了!



汪曾祺说:“江南人惯用荠菜包春卷,包馄饨,甚佳。我们家乡有用来包春卷的,用来包馄饨的没有,我们家乡没有菜肉馄饨,荠菜一般是凉拌。荠菜焯熟剁碎,界首茶干切细丁,入虾米,同拌,这菜是可以上酒席作凉菜的。酒席上的凉拌荠菜都用手抟成一座尖塔,临吃推倒,拌匀。”


荠菜,不仅仅用来吃,也满足着城市里人的一种情怀。

那一缕缕清香从田野散发出来,吸引着许多人去田垄间寻觅着,那种寻觅,是对旧食,旧事,旧时光的一种回味。


香椿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用香椿做蔬菜食用的国家。

因而苏炜在回忆旅美生活的散文《香椿》里感叹:“在海外生活,很多日常琐细,都可以勾动你的乡思:一瓶泡菜、一包茶叶、一丛竹子、一支牡丹,等等。但是,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比香椿,更带乡土气息而更显得弥足珍贵的了。”


豆腐纯素,却又有一点荤食的鲜味,撒上醇香爽口的香椿,既爽口又清热还解毒。

难怪梁实秋先生说:“豆腐中,以香椿芽拌豆腐最为好吃。具体做法是,香椿芽切碎,放滚水中略焯,去异味,即可拌入白豆腐中,加酱油、香油,便成无上妙品。”

春天,来一盘香椿拌豆腐,是最幸福的事。


刀鱼



旧时上海,一到春风微微吹的好时光,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半斋都会活泼泼的挂出一个木牌子,上书四个大字:春馔妙物。



以往的意蕴悠长,如今的简洁明了,指的就是这碗号称“长江第一鲜”的刀鱼汁面。



去年春天,到复旦开会。

专程跑去吃了这碗慕名已久的刀鱼面。

汤色浓白如乳,汤汁浓稠,手工面条略粗,有筋道,吃在嘴里软糯适中。再把一块肥瘦适中的肴肉浸泡其中,待肉冻慢慢融化后,放入口中,入口即化,一个提鲜,一个解腻,堪称绝配!

那一条白银般闪闪发亮的,身长扁薄如一把尖刀的刀鱼,肉质细嫩丰腴鲜美,怎一个鲜字了得!

这碗“刀不过清明”的当季时令面,每年只卖一个月的时间。


江南人确实是对刀鱼有着特殊的情结的。

毛胜的《水族加恩簿》里赞刀鱼是“白圭夫子”:“貌则清臞、材极美俊、宜授骨鲠卿。”


古时候,人们到了春天去捕鱼,那是很风雅的事情。所谓的‘柳条穿鱼’,是在清粼粼的水里,钓到了几条鱼之后,直接摘一根旁边树上飘曳的柳条,好像绳子一样,把几条鲜鱼串起来,打个结,便拎着回家去了,这真是很美丽的春天的意境。


这种意境,而今的年轻人已经无缘体会。

他们纠结更多的,无非是刀鱼的多刺,价格的昂贵,和越来越少的江刀。


 - End -



那是半明半暗的后台


懒惰,不温柔,喜欢享受生活。


万丈豪情,点滴情怀,纵情于山水,肆意于文字。


微信ID:dj549918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