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火热完结文)鲜妻送上门:老公,么么哒 司南殷 &苏漫安

文文小说资源2019-01-11 07:52:22

第1章 她是第一次


    


    这女人是第一次。


    意识到这一点,司南殷黑色狂妄的眼瞳一闪诧异。


    真得好疼,可被下药的身体还是不自觉的想要靠男人更近,那娇软的胸脯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不似那香水的浓郁芬芳,而是自然沉韵的体香。


    男人的鼻尖萦绕体香,妖孽一般的脸突然透出笑意,冷淡又戏弄的,“怎么慢一点,嗯?”缠的那么紧,若不是知道她第一次,他还以为她是专门惑人的妖精。


    男人的手经过她的红唇,然后骤地掐住她下巴,像是巡视自己领土的君王,神情嚣张。


    女人上了床就别装。


    不然吃苦头的只会是她。


    苏漫安混沌的睁眼对上他的眼睛,痛苦的打了一个寒颤,忍不住想从他身下逃出来,但男人哪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夜,漫长,旖旎缠绵,女人淡淡的体香变成最好的催情药,令男人不知疲惫。


    ……


    隔天,苏漫安醒来浑身酸痛。


    身体似被人拆卸撕裂过一般,双腿微动一下,都觉得疼痛无比,特别是那个地方……


    她害怕的裹紧了被子,记得昨天晚上是陪着她丈夫来酒店出席宴会,中途被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敬了一杯酒,然后意识就模糊了……


    苏漫安惊慌失措的掀开被子,想要起身,但刚支起身体,就酸软的跌回床上。


    好疼……她昨天晚上究竟做了多少次!


    苏漫安的动静不大,却还是惊醒了躺在身旁的男人,男人睁开狭长的眼,模样看上去还未彻底清醒,所以动作非常粗鲁的将她搂入怀中。


    苏漫安吓了一跳,对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神思一点点的回来,不禁惶恐睁大眼——这是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男人!


    凌厉却又张狂的眼神,五官精致完美透着一股邪气,薄唇微抿显露他现在不太美妙的心情。


    清晨男人的反应很敏感,所以他遵循着本能再度进去。


    苏漫安一瞬间忍不住尖叫。


    但显然男人不在意,他合上双眼,带着起床气折腾她。


    ……


    “混蛋!你是谁!你、你快出去!不要碰我!”苏漫安推搡着他,嘶哑的叫道。


    “你全身下来都是,乖乖闭嘴,别吵我!”司南殷贴在她耳边,大有一副要弄死她的样子。


    苏漫安的心忽而提了起来,害怕道:“我……我不是你的,我要去告你!”


    司南殷这才睁开眼,黑色眼睛像是冰棱所雕琢,“告我?”嗓音低醇,又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你敢就去,别忘昨天晚上是谁一厢情愿爬上来。”


    昨晚上……


    那是她被下药了!


    苏漫安生气又难堪的正要开口辩驳,却听踹门声一阵阵传来,她惊慌的看了一眼房间,发现这是在酒店的总统套房。


    ……


    “苏漫雅!你他妈是不是在里面!”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给我滚出来!昨天晚上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与踹门声一起传来的是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苏漫安听得出来,那正是她姐夫靳炎、她名义上的“”的声音,心脏不禁缩了一下,她使劲推着司南殷,“我姐……我老公在外面……”


    她不是苏漫雅,而是她的双胞胎妹妹苏漫安,姐姐爱惨了靳言,可是靳言心中却另有所爱,甚至恨她拆散了他和自己的心头好!


    而如今姐姐重病必须去国外养病,靳言心中的白月光又在这个时候回来,姐姐担心靳言知道她活不久后愈发有恃无恐,便求她与靳言周旋,守住她早就破碎不堪的婚姻。


    如果现在让靳言看到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靳言肯定会以为姐姐出轨了……


    到时候,姐姐费尽心思也要守住的婚姻,就有可能因她而彻底破碎!


    而且,这种时候,即便是为了脱身,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我老公是靳氏的少东,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一定要追究你到底!”


    ……


    然而,苏漫安的话刚落,司南殷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玩味又冷傲的打量着她,下一秒,通过内线,他给酒店经理打了一通电话。


    苏漫安还被他压在身下,不知是生气还是因为情事,整个人红透了,“你干什么!我老公在外面!”


    司南殷拍了拍她的脸蛋,挂掉电话,低眼说:“干你。”


    “……”


    苏漫安骂道:“混蛋!”


    “敢骂我?”司南殷皱了一下眉头,毫无顾忌的让苏漫安在床上吃苦头。


    苏漫安难受的忍不住连连求饶,然后,就听到门外安静了,她不可思议看着身上的男人,他、他竟然找人把靳炎赶走了?他是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第2章 到底是受了多少委屈?


    


    苏漫安回到家已经是下午,浑身乏力至极。


    口袋里被留了男人的名片,烫的她发颤,脚步无比虚乏,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跟司南殷那种大人物发生关系。


    昨天晚上怎么就跑到了司南殷面前?


    苏漫安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名片,紧紧咬着嘴唇。告他?不现实。吃哑巴亏,她又不甘心。


    纠结的走到婴儿房,苏漫安正要去看姐姐的儿子小念,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靳炎拽住了头发。


    “说,你这个贱人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好事!苏家就教你这样的做人?!”靳炎英俊的脸上满是怒火,他已经在家里等了一下午,现在恨不得把苏漫安给撕成碎片。


    他拽着苏漫安往卧室里拖去,苏漫安一愣之后,回过神死死握住扶梯,小脸倔强。


    ……


    “我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跟你有关系?”是谁把她扔在酒宴上,自己追着他心里的那朵白玫瑰跑了?!现在还过来质问她,他知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失去了什么!苏漫安的眼眶发红。


    “什么关系?苏漫雅,你他妈还是我老婆!一天没离婚,你就一天是人!”靳炎回过头,狠狠的瞪她。


    苏漫安真想当场吼他一句,“我他妈不是你老婆,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但想到姐姐,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于是,她咬牙忍住眼泪,“我没给你做丢脸的事,你放开我!”


    “没给我做?你这一副不正常的样子哪里来的?”靳炎今天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检查她。


    苏漫安听了只想冷笑。


    ,平日可是连家都不回来看一眼的人。


    现在发生了点事,终于记起他还是有老婆的人啊?


    姐姐嫁给他,到底是受了多少委屈?


    ……


    但苏漫安拼命的挣扎,却仍旧被他拉进卧室,二话不说,他就要去撕她的衣服,动作极为粗鲁,这男人骨子里就是个渣。


    “靳炎,你这个人渣!你敢碰我,我告你婚内强-奸!”苏漫安看着他那一双红了的眼,害怕起来的大骂起来。


    她绝对不能让靳言碰她一下,不然不仅对不起姐姐,她自己也会膈应死!


    “苏漫雅,要是你真婚内出轨,那我们法院上见!不用你告我!直接我告你!离婚!”靳炎冷笑,英俊的脸显得扭曲起来。


    没有男人会忍受得了自己老婆出轨,何况今天早上他去敲门,竟然被轰走。


    苏漫安听到离婚这两个字,更加慌张了,她过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靳炎离婚,怎么办?不能让靳炎碰她,不能让靳炎觉得她出轨了,苏漫安着急的想办法。


    ……


    而这时,靳炎的手机响了,看一眼,来电的是楚凝微。


    靳炎手里粗暴的动作慢了一拍,苏漫安直接从床上连滚带爬的逃了下去,靳炎斜睨了她一眼,接起电话,没有去追:“凝微,有什么事吗?”


    这语气与对着苏漫安时,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阿炎,我好像怀孕了。”楚凝微的声音有点羞涩又带点惊喜。


    靳炎愣了,苏漫安不知情况的看着他,只见他三两下穿上西装,迫不及待的往外走,压抑不住幸福的说道:“凝微,你等等,我马上过来。”


    脚步声远去,靳炎走了,整个别墅又空荡荡下来,苏漫安心有余悸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呆坐在地板上,捂着自己的脸哭起来。


    一个、两个都是混蛋!都欺负她!最好永远都不要跟他们接触!


    ……


    一个月后。


    苏漫安在洗手间呕吐,扶着洗手台,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已,气色差极了,这段时间她一直睡不好吃不好,而靳炎自从上次接到楚凝微的电话,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她神色有点僵硬,她的例假,还没有来……


    该不会……


    可上一次明明已经吃过避孕药了,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意外。


    苏漫安慌张的洗完脸,拎上自己的包,开车去医院。


    她挂的是妇科,匆忙的大厅里,人来人往,她毫无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怀揣不安的,她挂到号,进了妇科的等待室,但没坐多久,就见迎面走来一男一女,男人一身西装英俊,女人穿着蓬松的粉色长裙,长发柔顺的垂落在肩头,模样娇美。


    苏漫安的神情一愣,完全没料到在这里会碰上靳炎和他心里的白玫瑰!


    路窄。


    ……


    苏漫安看着自己手里的挂号票,想到自己万一真的怀孕了被两人撞见的后果,心脏差点跳到嗓子眼。


    咻地蹲下身,她连忙躲开那两人的视线,而他们的谈话也断断续续传到她耳朵里。


    “靳炎,你不用太担心,孩子一直很健康。”


    “怎么能不担心,这是我的孩子,我会一直陪着你们。”


    “那你家里的……我知道我前两年太冲动,没有跟你商量就申请了去国外进修……害你不得不娶别人……”


    


 第3章 不孕不育症?


    


    “凝微,我心里只有你,只有你,明不明白?”


    意浓的声音,像极了一对苦命鸳鸯。


    苏漫安听着,原本害怕的心里忍不住发笑,小三跟是真爱对吧?真是感天动地!怪不得会来医院,原来是怀孕了。


    他靳炎对楚凝微那么关心,怎么就不想想家里还有一个孩子需要父亲呢?小念出生那么久,他抱过几次?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苏漫安还真想上去扇他们一巴掌!


    苏漫安冷笑地抱着包,看了看四周,在想要从哪里逃出去,她现在还不能跟靳炎在医院妇科面对面接触。


    一旁坐着的孕妇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苏漫安把手指放在嘴边,正要让她噤声,不要开口,就听科室外进来一大群人。


    声势浩大,期间还伴随着护士低声的尖叫,病人的不满,等待室一片乱哄哄。


    “怎么回事?”


    “喂,你们做什么赶我们出去,我们过来是看病得!”


    “第一私人医院就了不起吗?有权利赶人吗?”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我们少爷来找人,等找到人,自然不会再打扰各位,现在先请大家出去一趟。”开口说话的是一个面色和蔼的老头,一副管家模样。


    这样找人未免也太霸道,带着那么多保镖,简直像是黑社会了,不过这对于苏漫安来说却是好消息,她好趁着这波乱流出去。


    在座位旁蹲了好一会,听人们走的差不多了,苏漫安才迈开步子,但这时,她发现自己的外套好像勾在什么地方。


    她穿的是长款针织衫,蹲在地上,衣服拖地,而就在刚刚,一只黑色皮鞋踩在了衣摆上,男人像是丛林,居高临下看着她偷偷摸摸的举动。


    苏漫安毫无察觉,随意扯了扯衣服,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了。


    搞什么?勾到哪了?


    她微恼的转头,就看到两条笔直的长腿跟个擎天柱似得出现在眼前,呆愣的视线再往上,见到男人的真容,瞬间,她脸色苍白,眼前男人俊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的怒火在喷薄。


    苏漫安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来、来看病吗?”


    说完,才想起这里是妇科,苏漫安不得不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提醒:“男科好像在对面。”


    男人踩着她的衣服往前走,语气狂傲:“我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苏漫安提心吊胆的问。


    “不知死活。”男人斜睨她。


    苏漫安神色一僵,扯着自己的衣服,她如果不知死活,就会去告他,要他对那一晚上负责!苏漫安往角落缩去,但看司南殷极有可能在这时候踹她一脚,她咬唇,低着头,乖乖接受他眼神的毒茬。


    司南殷见她跟个受惊的兔子似得,冷问:“怀孕了?”


    “没、没有。我怎么敢怀上你的孩子,而且我吃过避孕药,绝对不可能怀孕。”苏漫安低声说道。


    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她惹不起。


    司南殷抬起皮鞋,指了指她手里的挂号票,“那这个是什么意思?”


    苏漫安急忙把挂号票放在自己身后,抬头看他,“我就是来看病……妇科病……顺便来检查一下,你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那种心思!”


    “哦,什么心思啊?”男人蹲下身,气势依旧嚣张又狂妄,黑色眼睛透出冷血之意。


    “……”


    还用问什么心思?不就是以子上位,想母凭子贵吗?苏漫安觉得他不穿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猛兽,跟他多待片刻就浑身汗毛都立起来。


    苏漫安:“就是你想的那种……”


    司南殷冷嗤:“你知道想什么?”


    “不是以为我想怀上你的孩子?”苏漫安忐忑问。


    “那也要你有本事怀上。”司南殷高傲的看着她。


    诶?


    苏漫安一愣。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不孕不育吗?她身体没问题当然能怀孕,就怕他不行,讲真,他要不行真白瞎了那么好的体力,不过他不孕不育对她来说是好消息,这样她就不可能怀孕了。


    苏漫安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放心,我真的没怀孕。你想看病可以去看了。”


    这微妙的语气让司南殷皱起眉头,“什么病?”


    “不孕不育症?”苏漫安甩了甩手,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


    “……”


    司南殷的脸一点一点黑了下去,要再加点火,他准会烧起来,这个死女人,想到什么地方去了?苏漫安见他脸色不对,疑惑了半秒钟,然后才察觉自己刚刚说的话有误,如果他不孕不育,根本不用担心她怀孕!


    


 第4章 你没病,我有病


    


    一时,室内死一般的寂静。


    “再说一遍,我什么病?”司南殷掐住她的下巴,嗓音阴沉。


    苏漫安觉得自己完蛋了,硬着头皮,尴尬笑起来,“你没病,我有病,所以我来看医生……”


    以为好糊弄?司南殷可不会这样放过她,冷声道:“我不孕不育?”


    “……”


    苏漫安深深意识到什么是祸从口出,解释:“是我想错了,对不起……”


    “很好,可惜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司南殷打断她的话,神情看上去像是即将发飙的狮子。


    对不起,三个字就跟废话一样,膈应。


    司南殷骤然拎起她,拖着她往专家门诊走去,苏漫安中途想拉住什么东西,阻止司南殷的动作,但没成功,所以她大喊:“是你自己说我没本事怀孕的。”


    司南殷烦躁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他原本的意思是就算她怀了,也不可能生下来,“你当然没本事怀孕,敢怀一个,我就弄死一个!”


    阴森森的话就跟从地狱来得魔鬼似得,苏漫安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气得直咬牙。


    这个王八蛋,人渣!


    以为她想怀吗?


    “做事不负责,你不是个男人!”苏漫安索性豁出去了,道歉没用,他以为她没脾气吗?


    司南殷闻声,笑了一下,阴沉沉的像吃人,“那我是该怎么对你负责?包-养你?”


    苏漫安一愣,恼怒道:“鬼要你包-养。”


    “是吗?那你最好祈祷你没有怀孕。”司南殷冷道。


    他原本是找她有事,旋即调查到她在医院,就赶了过去,这样一个女人真要怀了他的孩子,休怪他无情。


    苏漫安自然也希望自己没有怀孕,所以在得到孕检报告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真没有怀孕,她就说自己已经吃了避孕药怎么可能还会怀孕?


    科室里,医生叮嘱她要注意肠胃。


    苏漫安点头应下,最近一段时间,她确实吃得不好,肠胃有点小毛病也正常。


    而司南殷盯着她,阴沉着一张俊脸,苏漫安看了他一眼,颇为小心翼翼的问:“检查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


    这态度简直拽到十万八千里,苏漫安不满:“那你还想做什么?我说过我有。”


    医生闻言,一脸错愕的看着两人。


    有老公还跟别的男人一起过来检查是不是怀孕!绿帽子戴的有点大啊!


    “哦,那是你的老公吗?”司南殷看了她一眼,妖孽般的脸上带着冷笑。


    他这么说是知道了什么?苏漫安提心吊胆,心虚道:“不是我老公,那是谁的?”


    “究竟是谁的,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司南殷强势的靠近来,苏漫安就更心虚了,撇开视线,不敢去看他。


    司南殷捏了捏她的下巴,冷道:“苏家有双胞胎女儿,大女儿苏漫雅,小女儿苏漫安一直在法国,听说还是个非常厉害的调香师。”


    苏漫安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果然把事情都给调查清楚了。


    也对,司南殷在北城几乎是只手,哪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是司家的独孙,人人见到他都要避让三分,又掌控整个司氏帝国,称之为北城的土皇帝不为过。


    可让苏漫安这么轻易露出马脚,也不可能,她强装着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苏漫安不是苏漫雅?”


    装,还装着。司南殷俊美的脸勾起一丝笑,双腿交叠着,打量苏漫安,可能是目光太过于锐利与玩味,苏漫安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咬牙强忍着:“司总,没事了吧?我要走了,我家里还有孩子。”


    司南殷闻言,突然靠近来,低低的说道:“是啊,有了孩子还能有第一次,处-女膜补得吗?花了多钱?准备以后改嫁用?”


    “……”


    苏漫安完全没想到还有这回事,脸色爆红,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似乎是我自己的事情……司总,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行,那我就说你不是苏漫雅。”司南殷双手抱臂,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调查不到这些事,在苏漫安上了他的床之后,他就调查了,毕竟这世道人心叵测。


    司南殷在赤-裸裸的威胁她,无论她怎么说,都显得是欲盖弥彰,苏漫安闭上嘴,不忿的看着司南殷。


    “明白要听话了?”司南殷挑了挑眉头,却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你究竟有什么事?”苏漫安不相信司南殷过来只是为了看她有没有怀孕,除非他一直派人跟踪她,可她有什么跟踪的价值?


    所以,不排除是他专门找她有事,然后恰好她在医院里。


    


 第5章 新型香水


    


    确实苏漫雅没有猜错,司南殷还真有事带她走。


    苏漫安坐在车里,看着豪车驶入一处郊外的园子,园内有大片大片的温室花园,从远至近有一股苏漫安无比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


    是香水的味道。


    苏漫安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明白司南殷的举动,虽然她是调香师,但他带她到一家香水公司来做什么?


    看那公司大楼上的LoGo好像是一家国内上市不久的新公司,她之前一直在法国工作,所以跟这家公司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为什么到这里来?”苏漫安不解的问身边的司南殷。


    司南殷看了她一眼,单手插在口袋里,迈着步子往公司大楼走去,只是那股香水的味道,让他不喜的捂住鼻子。


    除了苏漫安身上的香味,他不喜欢任何人工添加的香味。


    没听到司南殷的回答,苏漫安在心底默默的骂了他几句,然后抬眼就见一个身穿黑白通勤装,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的女人走来。她画着淡妆,眼线像是猫眼一样拉的很长,明艳妖娆。


    “呦,司哥来了?”莫蓉迎上来,想抱司南殷。


    但被司南殷用手指嫌弃的抵开,这一身不知擦了多少香水的味,呛得他想掉头就走,“离远点。”他一脸高冷的生人勿进。


    “那么见外,身边这位就是你带过来的?”莫蓉一边嬉笑对的说着,一边打量苏漫安,片刻,眼里透出一些疑惑和看不起,“你不会找个外行人来框我吧?”


    “框你浪费我时间。”司南殷不喜走廊的味道,转身往她办公室走去。


    “呵,你时间那么宝贵,干脆不用给我找啊。”莫蓉努嘴说道,高跟鞋在光滑的地面清脆的响起。


    苏漫安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穿着,短马甲,休闲裤,运动鞋与这地方格格不入,也怪不得刚刚那女人对自己透出轻蔑。


    没有一点工作的干练模样。


    司南殷走进办公室,懒得跟她多费口舌,直接冷问:“南溪在哪里?”


    南溪,听这个名字是女生的。


    原本妖娆的女人忽而摊手,笑眯眯的耸肩:“那也要你找的人能够帮上忙,不然,你随便拿个路人糊弄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南溪去哪里了?”


    “麻烦!”


    司南殷瞪了莫蓉一眼,然后,瞥向苏漫安,一脸莫测的警告道:“你看着办,要是解决不了事情,你就别想回家了。”


    “……”


    还不让人回家?苏漫安的脸色渐渐难看,他拿着她的把柄就以为能使唤她了吗?


    苏漫安气恼的站在原地不动,莫蓉一看,心里呦呵了一声,这还有些脾气啊,司南殷这次带的女人可有点不一样。


    “还不快去!”司南殷见她不懂,皱眉下令道。


    苏漫安回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跟智障计较,不然会拉低她的智商。


    “要是实在不想来也没关系,你看她也不像什么专业的。”莫蓉笑道。


    专业?如果苏漫安不专业,那世界上就没专业的调香师了,苏漫安看向莫蓉,开口问道:“专业不专业你等会就知道,是研发香水吗?”


    “是啊,开发新香水呢,等着一系列上市,不过中途遇到了一些问题,我请过不少高级调香师,没一点用处。”莫蓉没办法才找无所不能的司南殷,而这时她又恰好知道南溪下落,所以司南殷才会帮她,不然连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苏漫安问:“调制什么类型的?进展到哪个阶段?”


    莫蓉眨眨眼,撩了一下头发,并没有把类型告诉苏漫安,“跟我来,你就知道了。”那种类型的香水,保准能让男人欲-望大增。


    说着,莫蓉带苏漫安去调香室。


    ……


    一个小时后,调香室里响起一阵阵“苏大师”的称呼。


    苏漫安也没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就是这香水的用途,让人有些脸红心跳,她没想到莫蓉的团队竟然那么大胆,居然研发**欲,挑逗型的香水。这类香水过浓会太刺鼻,过淡会索然无味,所以莫蓉纠结了那么多天。


    但苏漫安用了一个小时就把香味给综合了,减少玫瑰香精,添加上白玉兰,这样香水醇厚且清新,又在清新之中又透出妩媚,就像男人早上的反应一样,闻过这款香水会让人完全自然的产生欲-望。


    莫蓉出乎意料的看着苏漫安,“你居然会调出这种口味的香水。”


    苏漫安尴尬的咳了一声,她以前还调过更重口味的,不过那是私人定制,市面上并没有。“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是调香师,当然什么香水都能调。”苏漫安正直的说道。


    “厉害!”莫蓉笑了起来,带着苏漫安去往她的办公室。


    


 第6章 你选哪一个?


    


    果然,司南殷带过来人非同凡响,莫蓉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苏小姐,曾经在哪里工作过?可以留个电话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加入我们的团队,至于工资的话,你随便开。”


    莫蓉想留下苏漫安,但苏漫安摇了摇头,“我一直在国外工作,目前没有打算辞职,真是抱歉。”


    她现在是为了解决家里的麻烦,停薪休假一年才回国,之前一直是在法国工作。


    工作的薪资待遇也是极好的,毕竟她在世界第一的香水公司工作,每年上市的香水,都是的必备品。


    莫蓉显得有些可惜,原本还想说什么,但办公室已经到了。


    她一脸失望的走进去,靠在沙发上的司南殷见她脸色不太好看,皱起眉头,“不行?”


    苏漫安浪得虚名?还是莫蓉出的题太难了?


    不过不管如何,对于他来说不行就是个没用的,就跟公司的职员的一样,上司最不想要的结果是“不行”。


    司南殷冷冷的目光瞟向苏漫安,矜贵的开口:“苏漫安,离开北城和被我揭穿你选哪一个?”


    “……”


    真一副土皇帝的样子,可苏漫安倔脾气上来,也不是那么认栽的人,何况她已经完成了香水的调制,“抱歉,我哪一个都不选!”


    “是吗?”司南殷这一起身,就跟海浪席卷山崖一样,气势摄人。


    原本知道苏漫安有可能怀孕,他心里就有怪怪的感觉,他把那感觉归纳为生气,所以苏漫安眼下没完成,司南殷显得十分没有耐心。


    他走过来,冷哼一声,捏住苏漫安的下巴,“跟我做对可没什么好下场。”


    拽什么?苏漫安厌恶的看他,“松开你的手,这样对待一个女士,你真一点绅士风度都有没!”


    “对你,不需要绅士风度!”司南殷居高临下,冷笑道。不过一个女人而已,需要什么风度?


    眼看两个人争锋不退,莫蓉笑眯眯的打圆场:“行了,司哥,人家厉害着,你不是要去找南溪?她去了清迈,你赶紧去追,我跟苏大师多聊一会。”


    “……”


    司南殷被打脸了,眼里的眸光立刻暗沉下去。


    他平生都没受过几次这样的打脸!这女人还真是好样的!


    苏漫安跟着笑了一声,讽刺意味十足,“在巴黎十一区平民窟都没见过像你这样没素质的人!不需要对我绅士,行啊,放开你的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见!”


    当初那一晚的事情,苏漫安是郁结了半个多月,现在又被他这样指责,她不说几句解恨的话,未免显得她太好欺负。


    闻言,司南殷冷了一双眼,气势汹汹的,“苏漫安,你再多一句,我收拾你!”


    苏漫安被他呵斥的哆嗦了一下,然后,目光更加不后退的盯着的司南殷,气势不弱的问:“你想怎么收拾我?”


    怎么收拾?扔到南极看企鹅去不去?司南殷低下头,正要开口,却闻到她身上一股诱人的体香,以及弥漫**之意的香水味。


    下意识的,他的血液翻腾起来,那黑色的眼更是沉了几分,质问:“你身上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


    苏漫安一愣,才想起来,帮莫蓉调的那款香水是用于挑逗男人,而在香水调出来之后,她跟莫蓉都试用,所以……司南殷这样伏在她身上应该闻到了香水的味道……


    苏漫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神情扭扭捏捏,“没,没什么味道。”


    司南殷凭借直觉,问:“勾引我?”这体香加上香水味,简直让男人着魔。


    苏漫安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炙热的气息就喷洒她脸上,铺天盖地般的荷尔蒙气息让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她好像被眼前的男色给撩到了,特别是司南殷模样认真的时候,那双眼里倒映你的模样,让人沉沦。


    “嗯?”司南殷看她出神,鼻腔里发出性感的音节。


    苏漫安咽了一口口水,“我勾引你,你就上勾?自己把持力不好,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司南殷勾了勾嘴角,邪魅又别有深意的笑:“居然怪到我头上来了。”


    “不然?”苏漫安理直气壮。


    “女人脱了衣服,男人要没点反应,你觉得正常?”他司南殷又不是和尚,清心寡欲。


    苏漫安:“我现在没脱衣服。”


    “你这一身的骚味,闻上去脱没脱一个样。”司南殷有些讥诮,又有些克制不住欲-望的说道。


    特么!


    王八蛋!


    苏漫安气得骂了一句,“司南殷你这个混蛋,滚远点!”


    


 第7章 司南殷的奶奶?


    


    “苏漫安,你说什么?”司南殷瞬间捏紧了她的下巴。


    苏漫安痛得直皱眉,不怕死的重复一遍:“我说让你滚远点!下半身还没进化的野蛮人!”


    司南殷真想把她摁在沙发里弄个半死,妖孽的俊脸满是阴沉:“比你这个装贞洁烈妇的女人好!”


    “……”


    苏漫安还没有被这样骂过,气得睁圆了眼睛,骂道:“野蛮人!”


    “再说一遍?!”司南殷的怒气像是隐忍喷发的火山,言语之中透出火星。


    苏漫安推搡着他健硕的胸口,“我装不装关你什么事!”


    音落,苏漫安挣扎的时候,撞到身边的咖啡机,差点打翻上面放着的咖啡馆,莫蓉看两人越闹越凶,也顾不得司南殷的怒气,出面笑呵呵道:“司哥,你想打情骂俏也要看地方是不是?我这么小的地方,怎么容得下去你这尊大佛。”


    司南殷凶狠的瞪了莫蓉一眼,虽然还在生气,但手松开了苏漫安的下巴,苏漫安难受的抚着自己的胸口喘息。


    “下一次还敢不敢跟我顶嘴?”司南殷揉了揉手腕,矜贵的冷道。


    当然敢!


    不过心里这么愤愤的想着,苏漫安嘴上还是识相的不吭声。


    之后,司南殷眯着眼,估计看苏漫安学乖了,拽住她的手往外面走,他的手劲很大,苏漫安完全挣脱不了。


    “以后不要跟莫蓉走的太近,她那种女人喜欢到处勾搭男人,还有别让我再在你身上闻到这股香味,臭。”司南殷的面容不变,脸上英俊的线条透着一股子凛冽。


    苏漫安不满:“我是调香师,试用香水再正常不过。”


    司南殷冷哼,眼眸里渗出冷漠的讥诮,“那你就不用再当调香师!”


    凭什么掌控她的人生?苏漫安扭着手腕,气冲冲道:“司南殷,你别太过分!”


    “不听话,我还有更过分得!”司南殷的怒气显得比她更猛烈,拽着她坐回车里。


    “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把事情给解决了,至于其他的,我有理由听你这种野蛮人的?你……你别乱来……”苏漫安看着司南殷坐在驾驶座上,冷笑的靠过来,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异样。


    她还记得那天早上,他的气息几乎的将她淹没。


    苏漫安打了一个寒颤,咬住嘴唇,他似乎非常厌恶别人当着他的面说不,可他的脾气本来就差,而且还会动手,不是野蛮人是什么?


    司南殷拍了拍她的小脸,皮笑肉不笑的,“骂上瘾了?”


    “没,没有。”苏漫安弱了。


    “滚下去!”骤然,司南殷的声音拔高,眉宇挑出暴怒,在他看来,得寸进尺的女人没有好下场!


    苏漫安巴不得离司南殷远远的,所以他刚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并且一路小跑离开,而司南殷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越来越不爽,越来越暴躁。


    他有点后悔就这样放她离开,他应该给她一点教训的!让她知道忤逆他是什么下场!


    ……


    苏漫安一路跑到看不见司南殷的车,才气喘吁吁的蹲下身,那个混蛋,她以后再也不想遇到!


    站在路边好一会,苏漫安缓过气,抬头寻找公交站牌。


    但这时,一辆加长林肯缓缓在苏漫安身边停下,车门打开,走出一位眉目并不和善的老太太。


    老太太衣着光鲜,那凌厉的目光似乎要在苏漫安身上开几道口子,苏漫安有些不解,只听老太太冷声道:“苏小姐,已经嫁为人妇,还想缠上我们司家的儿子,妇道是不是不打算守了?”


    这是……司南殷的奶奶?


    苏漫安眼中有疑惑,就算司家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至于知道她跟司南殷那点事吧?何况一月前发生了关系,她不出现,偏偏这种时候过来警告,是什么意思?可苏漫安哪里知道,在医院偷偷跟拍她的人就是老太太的人。


    她勉强礼貌的笑了笑,“老太太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没有缠着司大少。”


    老太太开门见山的严厉道:“那你去医院检查孩子要怎么说明?!”


    老太太竟然知道这个?


    苏漫安的脸色白了几分,根本无法狡辩,“我没有怀孕,这点老太太不知道?”


    司南殷让人做的事,老太太并不知道,她现在盯着苏漫安的肚子,脸上的神情又是期盼,又是恼怒。


    期盼的是里面有给她的曾孙,恼怒的是苏漫雅这种结过婚生过儿子的女人怎么有资格怀上她司家的孩子?


    老太太严肃的目光瞟向身后的保镖,让保镖压着苏漫安去医院。


    


 第8章 离婚你休想


    


    这是苏漫安今天第二次来医院,因为那位司家老祖宗不相信她所说的,认定她就是怀孕了。


    苏漫安无奈,再次接受孕检,结果自然还是没有,老太太听到消息,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一僵,眼里有一抹明显的失望。


    “你真的没有怀孕?”老太太蠕着嘴唇问道。


    苏漫安摇头。


    老人苍老的脸一板,忽而厌恶的冷笑起来,“就算以后你怀了孩子,也别想进我司家的大门,记住没有!”


    苏漫安捏着自己的验孕单,蹙眉,“我对你们司家的大门没什么想法。”


    “嘴上说的好听而已,像你这种我见过成百上千个。”老太太端坐,一脸的高傲与端庄。


    这是认定她图谋不轨了?


    苏漫安有些生气,笑了一声,“我以为人和人之间相处是平等的,司家再好,也跟我没关系,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说着,苏漫安站起身,长发被她挽到耳后,看上去清丽优雅极了。


    不用以为全世界都绕着司南殷一个男人转,她苏漫安不稀罕。


    老太太被她的话呛到,怒火充斥冷漠鄙夷的眼神,苏漫安扫了她一眼,没听她说什么,就走了。


    摊上这件事算她晦气,但苏漫安没想到还有更晦气的——


    她早上开来的车就停在医院的停车场,所以来到停车场,她意外看见靳炎和楚凝微。


    苏漫安一瞬间只想躲,但已经来不以及,靳炎那鹰隼一样的眼盯上她,俊脸渐渐沉下来,身边的楚凝微见到她,有些不喜的跺了一下脚。


    双方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面,而率先反应过来的是苏漫安,她瞟了一眼,打算坐回车里。


    可靳炎却让楚凝微上车,自己一个人走过来,嗓音冷漠又嫌弃的问:“你怎么在医院?”


    “身体不舒服就来医院了。”幸好苏漫安手里领着之前开来的胃药,所以靳炎熟视无睹的看了两眼,点起一根烟。


    当着她的面抽了起来,靳炎说:“什么时候我们把婚离了,如果你识相的,那我再帮你们苏氏一段时间。”


    苏漫安冷笑,想到了原因,道:“因为她怀孕了?”


    “是,不想她受委屈。”


    “所以你就可以让别人受委屈?靳炎,你别忘了你家里还有个儿子!”苏漫安气得浑身发颤。


    靳炎就是看不起苏漫雅这副模样,明明当初是为了家里生意结婚,婚后却装出对他用情至深的样子。


    还拿孩子来要挟?上次的帐,他还记着呢!


    “儿子可以让凝微来养,她比你温柔细致多了,你还怕她养不好你的儿子?”靳炎讥诮说道,指尖袅袅的白眼带来一股刺鼻的烟味。


    苏漫安的心激烈地跳了起来,整个人气愤的血液乱涌,她忍不住伸手当场就抽了男人一巴掌,狠狠的,似乎在为她姐姐不值!


    自己亲生的孩子对一个母亲来说有多重要,他根本不知道!


    苏漫雅现在是重病,为了震住外面的楚凝微,为了照顾儿子,才找来苏漫安顶替她一段时间,结果呢?结果这男人根本不屑!还想赶走她!


    苏漫安几欲抓狂,怒不可遏地低吼:“离婚你休想!你敢动苏氏和小念!我就让楚凝微做一辈子小三,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靳炎愣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直视苏漫安几秒钟,见她眼睛里一点点流出眼泪,那淡淡的涩意遍布心头。


    他没见过苏漫雅流眼泪,甚至没见过苏漫雅在他面前示弱,那女人永远是一副温婉端庄又显得木讷的模样。


    所以她打这一巴掌,他几乎没反应过来。


    而这时,楚凝微从车里出来,小跑到靳炎身边,慌乱的关切:“她怎么打你?疼不疼?要不要去看医生?”


    靳炎摇了摇头。


    苏漫安自嘲的勾着嘴角,好笑的哭着问:“当年她离开,你最痛苦的时候,陪着你的人是谁?给你把持家务的人是谁?这么几年一直等你回家的人是谁?靳炎,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你凭什么那么自私?!”


    当初如果靳炎真的对楚凝微用情够深,为什么不追到国外?为什么要娶苏漫雅?虚伪!弱懦!


    靳炎的双手紧紧握起,她的话触到了他心里最深的感触,手背的青筋根根显现。


    她说的那一些,他从来没想过,他以为像她那样的女人是没有感情的。


    “够了,苏漫雅,你说什么呢!”楚凝微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柔和的声音不禁尖锐起来。


    苏漫安的目光瞥向楚凝微,“到别人家庭里来当小三,你很有开心吗?我告诉你,楚凝微,只要苏漫雅一天在,你就算生了儿子,也是小三,人人唾弃的第三者!”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568343011(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