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梦花街馄饨及其他

老周望野眼2018-12-05 14:34:17

两三年前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开过一个小专栏“深夜发吃”,现在回头看看还蛮有意思的,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上穷碧落下黄泉,上海的各种料理差不多撸了撸。后来开了公众号,我也写过一些关于吃的内容,比如刀鱼和老半斋卢湾屌丝面馆漫谈,还有味香斋,再会!,算是比较有趣的。最近梦花街馄饨在中华路开了店,火得一塌糊涂。按理来说我不喜欢跟风凑热闹,但这家店情况不同,因为它一直都很接地气,我蛮欣赏的,凑巧以前去拍过几张照片,写一写,未尝不可呢。


梦花街馄饨新店开业,媒体云集俨然沪上盛事(图片提供:@畸笔叟 )


梦花街馄饨上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那天,我正在青岛度假,2015年的8月底。暑假将近,抓住最后的时间陪小孩去海边避暑。白天游泳晒太阳,晚上没事干,一家人在宾馆房间里看电视。正好看到那集《梦想改造家》,播的是梦花街馄饨。看了一半,我就知道大事不好。要知道梦花街馄饨虽然民间口碑极好,但他们这生意,是不能大鸣大放宣传的,为啥呢?因为他们根本就是无证经营,打的是擦边球。本来工商、城管等等部门眼开眼闭也就算了,电视一播,不把他们封了,那就是政府部门不作为了。果然,等我回到上海,梦花街馄饨已经没得吃了。


原来的梦花街馄饨,纯粹是弄堂里的家庭作坊,苍蝇小店


文庙那一带我从小玩到大,梦花街和文庙路平行,西到中华路,东边到柳江街拐个弯,总长大概五六百米。可这五六百米的小路大不简单,路两边各种店铺林立,很多都是几十年的老店。梦花街的房子也很有历史,有独栋的石库门里弄,有些还很考究。也有历史更悠久的本地房子,那就比较破败了。短短一条街,浓缩了上海老城厢的生活百态,非常有意思。就在这条小街上,梦花街馄饨应运而生。


梦花街上很有历史的老门牌,还是繁体字呢


虽然我对文庙那一带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但一开始并不知道有这么个梦花街馄饨。一般我都是去中华路口的大富贵酒楼,要么是老道前街的咸肉菜饭骨头汤,还有文庙路口的乔家栅和学前街口的西北郎烧烤。知道有梦花街馄饨,是很后来的事了。原因很简单,梦花街馄饨的营业时间实在太不人性化了,菜肉大馄饨早上七点之前绝对沽清,八点多急匆匆赶过去,能吃一碗小馄饨就不错了。馄饨卖光,明日请早。我虽然很馋,但不是那种为了一口吃的可以不顾一切的美食达人,所以直到现在,我只尝过他们家的小馄饨,大馄饨从来没有吃过。


梦花街馄饨做的是街坊生意


老的梦花街19号门牌


去了几次,没有吃上大馄饨,但因为我每次去得都很晚,常能等到他们收摊,一碗馄饨下肚,难免会聊上几句。老板姓宋,三个女儿有下岗的,有知青回城找不到工作的。人总要吃口饭,一家人没什么特别的技术,上海人么,包包馄饨总会的。就这样利用自己家里的门面房,小生意做起来了。执照是肯定办不出来的,但这家人老实。上海的馄饨有什么秘诀呢?没有的。就是真材实料加新鲜,还有一点:便宜——饮食行业成功的不二法门。如果办了执照,各种费用加上去,馄饨的价钱和外面路口大富贵卖得一样,谁还来呢。门面不要钱,用工就是老爹加上三姐妹,这样才能控制成本,又便宜又好吃,慢慢回头客就多起来,出名了。


这是我2015年年初拍的几张照片,摊蛋皮


切蛋皮丝


工作中的三姐妹


冲热水瓶


后来发生的事情媒体报道很多,我就简短截说了。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帮他们改善了环境,但也给他们带来了麻烦。不出意料,有人举报,联合执法,他们营不了业了。从希望到失望,再从失望到重新看到希望,这一两年一家人不容易。能把店开出来,有很多贵人相助,这家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小生意能牵动那么高层的注意,于是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梦想改造家改造以后的梦花街19号



但他们已经不能营业了(这张照片摄于2015年8月30日)


日子还是要过的,做点外卖,堂吃是不行了(此图由赵叔荣老师拍摄)


赵叔荣老师摄于2015年秋天


看到梦花街馄饨终于有了自己的品牌、有了自己的店面,我由衷地为他们高兴。我衷心地希望他们能保持自己馄饨的品质,蛋皮自己摊,青菜自己洗,馄饨自己包……我看到媒体的报道,人山人海,吃一碗馄饨要排队三个小时。在这个永远不缺乏弄潮儿的城市里,梦花街馄饨成了网红,而且是受到高层领导关注的网红,他们想不火,都难。虽然只是短短地聊过几句,但我觉得这一家人非常善良,也非常随和,他们做的东西,谈不上多么好吃,但干净,放心。希望他们能把这份街坊邻居的情意带到新店里,传承下去。至于我,一个至今没有吃过大馄饨,只是出于好奇拍过几张照片,和他们搭讪过几句的小阿弟,也许不会去他们的网红店捧场,好在,他们现在不差我这一点小生意了。


从前的梦花街19号馄饨店


梦花街馄饨店搬走了,但梦花街还是梦花街。因为有文庙的存在,我估计梦花街很难有拆迁的可能。马路两边的小店,很多有几十年的历史,将来可能长期存在下去。梦花街馄饨曾经遇到,却阴差阳错地改善了的那些状况,还会长期和这些小店伴随。我和赵叔荣老师到梦花街拍过几次照片,说实话过程不是那么愉快。甚至有一次吗,我们差一点被一个卖大饼的山东人打了。当时我们不太理解,后来慢慢明白了。防火防盗防记者,我们的照片,他们无从得知登在哪里,很可能会把麻烦招来,任何一点小事情,都有可能毁了他们谋生的小生意,梦花街馄饨能存在、能做大,那是奇迹。而很多人身上都能发生的,还能叫奇迹吗?



最近我还写了

丽园路爱童幼儿园,原是沪上绍兴人的大本营

合肥路弄堂人家,曾是中国最早的私人画室

没有情人节的时代,他们这样虐狗……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你想过去云上跳舞吗?

我喜欢这样安静的上海


欢迎长按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老周望野眼”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