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来碗馄饨

舒小君的林中暖阳2019-01-15 06:03:41

我们这里,把“包馄饨”说成“裹馄饨”。“今朝裹馄饨吃咯!”是许多人美好的回忆。特别是冬天的时候,无论何时来上一碗馄饨都是大大的满足,连汤带水,热乎乎的很舒服,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最开心的馄饨是我在一所村小工作的时候。村小里有食堂,但只限对教师开放,也只限在下雨天开放。由经过镇上的老师顺带买了菜来,课间的时候在厨艺方面有点爱好的老师主动动手,中午一到,就可以有一顿极好的午饭。往往是一碗青菜肉馅的大馄饨,再加上一碗红烧带鱼或者鲳鱼,清炒绿豆芽也是标配,再有那么两三个家常菜,十来个老师聚在一起,从东家说到西家,从教学方法说到学生成长,从三十年前说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想聊什么就聊什么。即将退休的老教师,才工作一两年的新老师,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教师,都可以在这一刻尽情地说,尽情地笑。屋外,雨声绵绵,屋内,笑声朗朗。

最得意的是在家里自己做一碗小馄饨。馄饨皮子一直在那家买,肉是自己剁碎了的,虽然包的时候手艺没有店家好,但是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走。煮开,放入喜欢的蛋皮和虾米,如果加一点紫菜也好,撒上香葱,眼睛看着就舒服。馄饨皮子,吃在嘴里爽滑,少许的肉馅点缀很是惊艳!如果凑巧,可以把鸡汤做汤底,鲜得没话说。

最有趣的馄饨还是母亲在家里自己擀皮子。那个星期天,母亲说要自己做皮子,她说是“江北人家”的皮子做法。好吧,她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擀出几张皮子来,极厚,再薄就不行了。我兜好馅,整个馄饨像是一个得了肥胖症的家伙,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下到锅里,我真担心它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好不容易熟了,揭开锅一看,妈呀,好大的一个馄饨!整整是一般馄饨的四倍大。母亲一看,怕里面的馅不熟,就盖上锅盖继续煮了一会儿,哇,馄饨更大了。我望着母亲终于熬不住地笑了,她也笑了。一个大海碗装了两个馄饨。一咬,里面都是馄饨的汤水,口感不怎么样。我和母亲难得的,一顿馄饨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馄饨摊子,我们这里没有的,也就没有夜晚路灯下的温情。但是卖馄饨的小店不少,也各有各的味道。一个人在家,懒得做饭,就去路边的小店里吃一碗馄饨。有蔬菜有肉有主食,一碗馄饨就可以解决营养问题。坐在小店里,看各色人等来来往往,听食客们说着与我不相关的故事,和闲下来的老板聊聊他的小店,很有岁月静好的意思。

 记得小时候,有亲戚来我家走动,交通不便,来了自然要住上好几天。等到要回家的样子了,母亲就会到镇上买馄饨皮子,自己动手做馅,包一顿馄饨。青菜肉馅是常见的,荠菜肉馅也有,白菜猪肉就少见,鲜虾馅的也吃不起。等到一顿馄饨结束,亲戚也该理好东西出门了。北方有俗谚:“起身的饺子落身的面。”在南方,大概就是馄饨了吧?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