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一些碎片

落花人独立2019-01-15 10:53:46

时间真快,一年半没有更新过的公众号,粉丝一个都没少。笔芯~❤️感恩~❤️


生活似乎发生了很多改变,尤其这半年来,经历了很多选择和别离,可一切又都彷佛是老样子,快速适应和隐忍大概是成年人的生活第一课。


很久没看过什么书,没经历过什么冲击。苦思冥想了很久,找了几个话题,可又因为各种原因扼杀在摇篮。那就把这最近半年备忘录里记录的一些碎碎念和珍藏的话分享上来,希望能够拉近许久未联系的我们之间的一点点距离吧~





大巴在进阿里山的山路前,停在了游客中心,原因好像是路上有车翻了,需要在这里等候半个小时。

司机说,大家可以下去活动三十分钟,但是要准时哦,半个小时及时回来。当时心想,司机应该清点一下人数这样会更有把握些。

半个小时后准备出发,司机又问了一句,大家都回来了吗,然后启动车。坐在我前面的歪果仁大叔,这时候站起来回头张望了一会说,要等一下,有两个女生好像不在车上。想给他点个赞的同时,感觉自己被戳了一下。一方面觉得自己想到却不去做,另一方面,当时心里是有一些小自私,觉得这是司机的事,和自己无关,不用操太多心。

要当一个好人,对自己的标准不应一降再降,be kind是一种习惯,丢失了可能就不大容易再捡回来。

虽然后来证明这个大叔脸盲?这两个女孩只是坐在了其他位置上?




稚嫩的世界观、单薄的知识结构、不完整的人生经历、缺乏体验的情感生活、尚未独立的经济与人格...这些都是成长的过程,本无可厚非。错就错在这些处于人生雏形的同学,自以为掌握了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律,并且急于扮演“然而我早已看透这一切”的角色去Judge everything。这不是言论自由,这是花式找抽。




爱情和瘦都能给人带来自我认同感。他们能让人感觉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失意时不嘲讽自己,得意时不嘲讽别人;

失意时别太把别人当回事,得意时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嗯,要善良,对自己对别人都要。




彻底的奋进主义者与彻底的享乐主义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得不到快乐的唯独是在努力和放弃之间来回游荡的孤魂野鬼。




刚上初中的时候拥有了很贵的一把琴。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算得上是很奢侈的东西了,刚买回来那几天经常做梦梦到琴从我手里摔出去又着急又自责,直到现在还能记得梦里的着急。但是呢,后来思考我的金钱观,觉得也是这把琴开始让我不是那么在乎钱数字本身的意义,因为再贵的东西,融入生活带来快乐后,价格就没意义了。所以还是很有必要让孩子小时候就拥有自己的“奢侈品”,只有经历了从奢望,直到到手的珍惜,最后融入日常后的平凡的阶段,才能知道钱能给生活带来的提升,也才能真正体会到“钱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对自由的的定义应该是“通过一系列难熬的日子而换来的自在与通透”,而不是“任凭欲望控制自己,只图一时快活”。真正的自由永远是难得的,通向它的过程里一定是满满的痛苦。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考托福,每天都对着电脑,几乎不运动,胖了十斤,每天晚上下自习都很冷,不想怎么穿会美只想每天把自己裹暖和。一个人的时候不好好吃饭,灰哥白天忙完晚上来找我陪我吃一顿正经饭。那段时间总胃酸,于是晚上经常去吃庆丰包子,鲜虾荠菜和素三鲜馅儿的,再配一碗南瓜粥。六个包子我吃四个,只给灰哥留两个,或者把第四个剩下的皮塞到他嘴里,安慰他我只吃了三个半,而你也只比我少吃半个。等粥喝到一半,灰哥热乎乎的鲜虾馄饨也上来了,他一般会先推给我让我喝点热汤,我于是也把粥推给他,吃两三个馄饨再喝半碗汤,捞走碗里的虾米,嗯,饱了。这个时候灰哥也喝完了我剩下的半碗粥,于是继续吃我还回来的半碗馄饨,我就在旁边玩手机等他。等他吃完,给我系好围巾,戴好帽子,戴好手套,再把我戴手套的手放进他大衣的兜里。去旁边的711买一瓶酸奶,走过天桥,一起去教二上自习,头顶是后主楼上空盘旋的乌鸦,天桥下面是晚高峰的车水马龙,总有几辆车为了转弯堵在自行车中间。




Against empathy. 合理自私,适度共情。多发点“我他妈就不明白”的无名之火,整个人的心情大概就会通透多。




喜欢的女孩子身体软软的,眼睛像水一样清澈,锁骨里有香气,缩起来就小小一只,让我很想抱紧她。




坚信成长过程多点颠覆三观是好事,至少不会总是想当然,至少不会攀高踩低,至少不会一把年纪才看清自己的位置和现状,最最重要的是,能对这个世界和未知多点敬畏之心,对各样的人多点理解。




晚饭后看着窗外的乌云,又哭了一场。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坦白讲也做不到感同身受,可总是心疼为什么有的人生那么不幸。生活,生活,我知道不易,可总归没有真正尝过苦涩,不清楚究竟有多么不易。希望有得有失是一条真理,希望失去的都能在某些方面弥补回来。




都说爱一个人就是赋予了对方伤害自己的权利,毫无保留,毫无防备,给了对方你的软肋,没有盔甲。这种权利,甜蜜却又沉重。




看到大家都在转东门的店要关闭了,想念酸辣笋尖河粉和驴肉火烧店的清汤。虽然再也吃不到那些东西啦,可是回忆里的美味持续的时间会更久吧~




之前因为吉杰微博里缉毒警察殉职的事情断断续续在了解着凉山的历史和当今发展问题。之前,一直把凉山和海陆丰地区做类比,总觉得穷,偏远,民族性格造就了这两个地区许多相似的特点。在台湾玩的时候发现原住民是一个总被特殊强调的群体。直到看完了某一位台湾博士写的关于凉山的田野调查报告,猛然觉醒,台湾原住民也好,大凉山彝族也好,或者说美国的印第安人土著,之所以现在总是被划重点,都是因为在现代化过程中,他们因为历史问题被边缘化,但却坚定不移被动或主动涌入这股主流化➕现代化浪潮之中。貌似这不再是我以前认为的空间区域问题,更多是时间轴上的文化和社会问题。或许,浪花太汹涌,是因为水流太湍急。

想到之前写的支教日记里的一句话,想让这些孩子自己承受面对落差的失落,这帮助他们成长。可能对一种文化和社会来说,也是如此吧。虽然不分高低贵贱,可文明的曙光总是需要正视。




虽然自己现在看到乞讨的人已经能做到无动于衷走过去,但是今天还是想立下一个flag,以后碰到老人乞讨的一定要帮一点。

刚刚请假回学校交作业,在去地铁站的路上碰到一对能看出日子过得足够紧凑的老夫妇,穿戴都很整洁,女的蹲在地上按着肚子嚎啕大哭,男的手里提了一个破旧的包,慢慢把她搀起来扶着她往前走。看得我好心疼,那一瞬间突然希望他们需要的是钱,希望他们能和路人开口。在那等了会儿他们没有寻求帮助,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帮他们,周围很多围观的人,女人被搀扶着哭着从我身边走过,风很大,看着他们的背影,我问自己之前为什么要揣测那些伸手的老人,为什么要去质问他们为何不凭劳动挣钱,如果他们的伤痛是可以通过筹钱解决,这何尝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呢?

珍惜可以伸出援手的时候,不然碰到今天这样心疼却手足无措的时候,会后悔的。




当一个性格中庸的人能听你叨叨很多给出有态度的建议,这就是最好的友情了吧。




今天参观岳飞庙的时候,我突然开始用批判思维审视岳飞。他被秦桧害死也是新旧利益分配体系形成过程中一种牺牲,政治斗争中利益既得者的反抗是常态,价值观为什么要赋予迎回北宋二帝更多的正义色彩?朝代更迭本就是潮流,如此看来如果北宋亡国金人掌权,岳飞还是英雄吗,岂不是最多一个宋朝大将。

直到看到知乎上的一句话:避免了落后文明在整片中华大地上开倒车。顿时醒悟,你以为自己站在历史的洪流上能做到客观,其实历史的选择才是最客观的答案。英雄从来都是一个符号,又怎能把符号从文章中孤零零拎出来。




每次我钻牛角尖,叽里呱啦和朋友说自己及尽人格中狭隘的想法时,都能被理解,被安慰,被宽心。感谢不嫌弃我的狭隘,感谢带我走出阴暗,感谢帮我把问题看开。

高中时看柴静的书,一句话记到现在还是深有感触。“谢谢你的好,让我懂得如何爱他人”。那就,谢谢你们的柔和,让我学会如何明朗。




当你表现的姿态是想要交流想要理解,而不是想要教化想要改变的时候,你会遇到最小的阻力,最大的真诚和开放。




今早起床拉开窗帘,惊喜地看到了玻璃上的水汽。一夜间降温,北回归线以南的地方终于要迎来20度的湿淋淋的冬天。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