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有一些过去,过去了就永远回不来.

提莫阅读2018-11-08 10:35:26


第一章 被赶出门的孕妇

入夏,一场倾盆大雨冲刷了夜色。城南的高级别墅区里,单薄的身影被人从门口推了出来跌坐在雨水中。

“妈早跟你说这丫头长的像狐狸精似的,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你看看!你不过走了三个月,她就怀了别人的孩子。”

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一脸不屑的咒骂道:“离婚!我们贺家不要这种贱人。”

一旁的英俊的年轻男人眼神痛楚,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化验单。

“婳婳……孩子是谁的?”

大雨落在脸上,颜婳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然而她心里却越来越亮,所有的事情都突然明了起来。

“我不知道。”

开口,却是心如平镜。

颜婳看向贺明凯身边打扮美艳的女孩,贺明凯的青梅。是她带自己去的酒吧,是她给自己喝了一杯酒……

“我想……婳婳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年轻女孩突然说,“那天……那天她非要带我去酒吧玩,当时……当时好多人。”

“明凯,婳婳不是故意的,她……她也是受害者啊!”女人拉着贺明凯的胳膊,“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颜婳抬起头,透过缭绕的雨气看到丈夫身边的女人对她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和贺明凯结婚当天,贺家在外地的一个楼盘发生坍塌,造成了十几个工人伤亡的事故,婚礼一结束贺明凯就匆匆离开。

两个人连洞房都没来得及,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如今却突然检查出有了孩子。

“婳婳,你说话啊……”贺明凯质问道,“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那天晚上郭晓彤非要带她出去散心,她原本以为只是逛逛街,谁料到她竟然带自己去了酒吧。

颜婳记得很清楚,她不过是喝了郭晓彤点的一杯酒,再有意识时,自己光着身子躺在酒店床上,看着被单上一片猩红的颜色,她的世界瞬间坍塌。

“为什么……”

颜婳问完便露出嘲讽的笑容,什么她自己喝醉了非要留在酒店住,什么为了自己好还主动去买了避孕药。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策划的。

这个女人她喜欢贺明凯,是自己太蠢,蠢到现在才发现……

“贺明凯,你相信我吗?”颜婳站起来,她浑身都湿透了,看着站在屋檐下西装革履的男人,“是她陷害我。”

这个男人一年前把什么都不记得的自己带回国,没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颜婳答应嫁给他,多半原因是为了报答。

然而现在……

“不要脸!”中年妇人大喊道,“晓彤她……”

“妈!”贺明凯打断她,“你别说了。”

郭晓彤急的直哭:“明凯,我没有!我……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婳婳,你不能为了自己就这么说我。”

“贺明凯,你信不信我?”颜婳不理会两个哭闹的女人,直勾勾盯着中间的男人.

她的骄傲不容践踏,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从此恩怨两消,天涯各一方。

贺明凯闭了闭眼,将化验单丢进雨中:“我想信你,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让我怎么相信?”

“……”

颜婳突然笑了,转身一步步走向雨幕中,蜿蜒的盘山公路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种痛苦和绝望在心里不停的交织,最终蔓延到五脏六腑。

颜婳,颜婳……

这根本不是她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啊……”

大雨滂沱中,颜婳把自己缩成一团,手握成拳咬进嘴里,无声的啜泣着。她的名字是什么?

她到底是谁?

这孩子是谁的?

为什么这一切要发生在她身上…………


一个月后,傍晚。

颜婳提了袋水果走出电梯,她特意放轻脚步,连开门都小心翼翼。

“颜小姐回来啦!”楼道另一边的门里探出半个身子,一个大肚子男人冲她笑。

颜婳身子一僵,一边快速开门一边点了点头。

“下次去买东西叫我送你啊!”男人嘿嘿笑着就要走过来。

“不用麻烦,我自己就可以了。”颜婳看都不看他,直接推门进家,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

看着自己亲手布置的家,这个小区环境好,地段好,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色狼邻居不好。

一个月前她从贺家跑出来晕倒在路边,被警察送去进了医院。

“医生说你太太的身体不适合拿掉孩子,你在劝劝她吧!”

她从洗手间回到病房,就看到护士站在门口冲里面说话,等护士走了颜婳偷偷从看过去。

“妈你放心,孩子一定会拿掉。”贺明凯语气坚决。

颜婳脸色一变,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她有什么好的?来历不明就算了,又帮不到你什么,家务也不会还总一副千金小姐的姿态。”

“明凯哥,要不你先听阿姨的?等婳婳做完手术,我接她到我家去住,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再说好不好?”

“那就麻烦你照顾她了,放心,婳婳只是对你有误会,回头我会好好和她说的。”

“快别这么说,我和婳婳也是好朋友啊!”

呵呵,好朋友!

……下面的话颜婳听不下去了,她不在乎贺明凯信不信她,但是……郭晓彤对她所作的一切,日后一定要讨回来!

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医院,颜婳不能留下等死,当务之急是找个安身之所生下宝宝。

“叮咚!”门铃惊醒了颜婳,她摇了摇头,都过去了,她已经脱离了贺家,以后就和宝宝相依为命了。

“颜小姐!” 门外有人喊。

颜婳脚步一顿,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邻居男人嘿嘿在外面笑:“我家的盐用完了,和你借点。”

“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有了。”她又不傻,这个色鬼隔三差五的就来找借口敲门。

门外没了动静,颜婳刚松了口气,房间里的灯突然全灭了。

砰砰砰……外面又开始砸门。

“保险烧了,颜小姐你开门,我帮你修。”

颜婳打开手机,借着光亮看了看外面,发现别人家都亮着灯。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外面那家伙搞得鬼吧……

“颜小姐你别害怕,快点开门!”

颜婳继续装死,干脆去了厨房。保险箱在那里,她得去看看怎么回事。等听到动静的时候已经晚了,惊恐的发现邻居男人竟然自己开门进来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颜婳站在厨房门口举着手机。

邻居男人身上的肥肉抖了抖:“哎呀,就知道你在家,怕什么?我就是来给你修保险丝。”

说完也不等颜婳反应就往厨房走,颜婳趁机绕到门口,走廊里亮堂堂的,她把物业的号码调出来准备打电话。

不料那个男人已经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啊!”颜婳尖叫了一声,人被拉进屋里,手机也被甩了出去。

电已经来了,颜婳清楚的看到男人泛红的眼眶和猥琐的表情,她喉咙动了动一步步退后。

“你别乱来,我是个孕妇!”

男人打量着她:“孕妇?”

他不信,打这个女人搬来他就注意到了,那张脸太漂亮!又是一个住,邻居赫然把颜婳归类到了某种被人包养的类别里。

好不容易才配到钥匙,岂能白白浪费机会!

“颜小姐,你就给我一次吧!我太喜欢你了。”对方甚至吸溜了一下口水,颜婳恶心坏了,冲进厨房拿了把水果刀挡在身前。

“你敢过来我就砍死你!”

男人将她推倒沙发上,颜婳拼命挣扎,慌乱间抬手刺了下去。

噗呲!刀子扎进男人的后腰,他惨叫一声站起来。

水果刀刺进去一半,血一滴滴染红了衬衣。

“我操!”邻居忍着疼把刀拔出来,看了看自己满手的血,表情狰狞的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脱!”

他随手扯过沙发巾缠在自己腰上,另一只手拿着水果刀往颜婳脸上比划。

颜婳差一点就被划伤,她想跑,却被男人一把抓住头发。

“叮咚!叮咚……”

这时候,门铃响了。

颜婳刚要叫,就被捂住了嘴。

几秒钟后,没了动静。

“唔唔唔……”她有些绝望,可是力气悬殊,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呵呵……快脱!”男人手微微用力,颜婳的脸上多了到血痕。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用头磕死男人时,就听到砰一声,她家的大门从眼跟前飞过去了。

“啊!”邻居突然把颜婳推开,一边甩手一边抬脚朝她的肚子踹过去,“臭婊子你敢咬老子!”

……一群人涌了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女人护着肚子被男人踹出好几步远。

“颜小姐?”最前面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子看了看她,两个大块头男人上前把还想动手的邻居控制住。

听到有人叫她,颜婳忍着疼抬起头刚刚她本能的护住自己的肚子,此时有些后怕不知道肚子里的宝宝有没有事。

这群人中间有个男人坐在轮椅上,浑身都包裹在毛毯里,只露出一对眼睛。

“啊!你是……”她猛地捂住嘴。

这是医院里的那个男人啊!

那天在听到贺家人说的话,她急急忙忙想离开医院,跑出电梯的时候一伙人推着手术床冲进来。

“让一让!让一让!”那会人当时很急,还撞了她一下。

颜婳贴着电梯往外移动的时候,无意间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床上的人。

那是个非常好看的年轻男人,眼角的红色泪痣像一粒宝石,不过脸色苍白,看上去不大好。

巧合的是,对方正好睁了睁眼睛,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是颜婳还是看的很清楚,那是一双漂亮的凤眼。

“他要是死了,我们怎么办?”有女人愤怒的喊叫。

“筹划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成了,大哥从哪又冒出来个儿子?啊……”

随着电梯门关上,声音也被隔断,颜婳脚下一顿,她好像踩到了什么。把脚移开发现是一块手表。

那是一块顶级品牌的限量版,贺明凯曾经送过她一块,不过只是普通的款式。

这块捡来的表,也是她走投无路之后唯一的希望。

很少有人会长一对漂亮的凤眼,而且右眼角下面还有一颗红色的泪痣。所以当颜婳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本能就想到了之前医院的男人。

男人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骂骂咧咧扶着腰的邻居。

“你想对她做什么?”

邻居对上一双阴冷的眸子,瞬间萎了。

“你……你是他男人?”

轮椅上的男人看了颜婳一眼,颜婳眼神瞟了瞟:他是来讨债的仇人吧……

“嘿嘿,都是误会,误会!”邻居显然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眼前的男人虽然坐在轮椅上,可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其他几个站着的大汉都要凌厉。

一双漂亮的眼睛不但不让人觉得柔弱,相反,看你的时候仿佛结了冰,好像自己是个死人一般。

“这把刀太小了。”男人捡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修长的手指划过刀锋。“不过……切某些东西足够。”

邻居打了个哆嗦:“老……老板,我是她邻居,就是来帮她修保险丝的……”

颜婳正想打断这个禽兽的话,就看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胳膊一抬手一甩。

嗖!破空一声,接着是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邻居捂着两腿*之间,血从他的指缝流下来,很快他两个裤腿就一片血红。

扑鼻的血腥味道迎面而来,颜婳的胃一阵痉挛,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既然管不住,就别要了。”凉凉的声音传进耳中。

气氛很凝重……

当然只是颜婳这么觉得。疼晕过去的邻居像死狗一样被人拖了出去,见轮椅上的男人看向她,颜婳没出息的后退了几步。

那把水果刀浸湿在血泊中,她怕下一秒就扎到自己身上……

“你认识我?”男人将目光放到颜婳身上。

声音低沉清冷,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其他几个站着的大汉都要凌厉,周身还有一种阴冷感觉,房间的温度仿佛都低了下来。

颜婳正想开口,就见对方脸上的毛毯往下掉了掉。

没有?她瞪大眼睛,没有泪痣?

“哑巴了?”男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把毯子往上拉了拉重新挡住脸。

颜婳摇了摇头:“没见过,刚刚是我看错了。”

“你捡到了我的表。”对方用的是肯定句,颜婳心里一惊。

他并不是医院的那个人,可为什么知道自己捡了块手表的事……

“我……我……”颜婳想说不知道,但是对上那双眼睛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你把表卖了。”又是肯定句!

“……”继续不吭声。

“颜婳,22岁。两年前在国外医院里醒来,身受重伤还失去了记忆。巧遇出差的贺明凯,他对你一见钟情,半年后将你带回国。”

清越但是带着冷意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颜婳一脸震惊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三个月前你和贺明凯结婚,然后……”男人漂亮的凤眼忽明忽暗,“然后的事情颜小姐还想我再说一遍吗。”

颜婳的脸色更加苍白,之前被救的感动早就被狗吃了,她吞咽了一下喉咙。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调查我……”

显然对方根本不是冲着手表来的。

“连颜婳这个名字,都是贺明凯帮你取的。”男人挑了挑嘴角,眼底是显而易见的嘲讽,“然后你就被郭家那个蠢女人设计了。

言下之意,她比郭晓彤那个蠢女人还蠢喽……

颜婳此时顾不上争辩,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着他们:“你们不是郭晓彤的人。”

“嗤……”男人眯了眯眼,“她算什么东西,不过……那女人倒是正满世界的找你。”

“收拾东西。”男人瞟了他一眼,“跟我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颜婳觉得男人的目光总看自己的……肚子?”

“我告诉你表在哪,你可以放过我吗?”颜婳几步走到门口从外套里翻出一张名片,“我把表买了,这家店。”

她把手表买给了一家二手店,三十万。其实卖去专营店价格会翻好几倍,可需要提供购买发票。

颜婳知道她的行为让人唾弃,可她没有办法。

“如果你信我,就当我借了你三十万,给我些时间我一定把钱还给你。”这是颜婳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她不能心安理得卖了别人的东西为自己所有,一定要还给别人。

“什么时候。”男人靠在轮椅上看着她。

颜婳犹豫了一下:“至少……要等我把孩子生下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男人静静的看着她。颜婳有些紧张,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不管怎么说,我不会跟你走,大不了就是去自首。”颜婳尽量让人自己冷静,义正言辞的道。

“我现在是孕妇,就算要判刑也会等我把孩子生下来。”

男人挑了挑眉,就在颜婳以为她占了上风,就听到句。

“那……刚刚受伤的那个蠢货你打算怎么和警察解释?”

颜婳一愣:“有……有什么好解释的?他闯进我家里企图强奸*我,我是自卫。”

“从法律的角度讲,你第一刀是自卫,但毁了他的第二刀不算。”男人一字一句,“我现在就报警,告你蓄意伤害罪。”

╰(*°▽°*)╯颜婳惊呆了。

“你……你说什么?那……那是你……是你……”

男人抬了抬眼皮:“谁看见了?”

“我!”颜婳大声说,“还有他们……”

她的声音骤然小了下去,他们是他的人。这里,没人会为她作证。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坐牢,还是跟我走。”冷冷的声音让颜婳心急如焚,难道才出虎口又要入狼窝了吗。

“这位先生,我是个孕妇。”颜婳语气不太好,但她马上意识到是自己想差了。

眼前的男人绝对不是对自己感兴趣,他眼里根本没有自己。

“姓郭的在找你。”男人慢慢开口,“我可以送你去国外,保证你的安全。”

“你为什么要帮我?”颜婳不信他。

男人眼里划过道冷芒:“这是我的事,颜小姐今天同意就跟我走,不同意,我就带你走。”

那双漂亮的凤眼至始至终都是冰冷的,哪怕是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和看家具没什么两样……

“好。”颜婳突然不抵抗了,因为她知道抵抗没有用。

两个小时后,颜婳被带到机场。

她随身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收拾行李的时候她想拖延时间,尽管这没什么用……

那个男人依旧裹着毛毯坐在她对面,颜婳不死心的挣扎。

“这位先生,我觉得还是不要坐飞机了吧?”她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贺明凯会发现的。”

如果能坐飞机走,她早就飞到天边去了,还等到现在吗?一旦登机,是个人都能查到她的目的地……

男人看了她一眼,没搭理。

一直跟着他们的戴眼镜年轻人面无表情的问:“颜小姐,你想去北欧还是澳洲?”

颜婳很想冲他翻白眼,她现在是被绑架啊……谁还有心情关心目的地是哪。

“你不能这样带走我,这是犯罪!”情急之下,她冲男人喊。

“那我送你去警察局,告诉他们你不但偷了我的手表,还伤了人。”男人淡淡的开口,“两向罪名加起来,你至少要判十年。”

颜婳脸变了,听到男人仿若恶魔般的声音继续道。

“你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就没有母亲,只能送到福利院……”

“不要!”颜婳尖叫起来,她无法想象那样的情景,仿佛生生从自己身上割掉一块肉。

颜婳突然明白了那些在生死关头把希望留给孩子的母亲,以前她还在想换了自己会怎么做。

现在她知道了,根本不用想,那是身为母亲的本能,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的本能……

“我答应你,但你要保证我未出世孩子的安全,还有……”颜婳直直看着对面的男人,“等孩子出生了,你不能分开我们。”

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直觉,这个男人,该不会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才绑架她的吧……

“只要你听话,不乱跑。”男人眼神一转,“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情,除非你不想要孩子了。”

“只要你说到做到,我什么都听你的。”

颜婳以一种决绝的心情做了决定,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时以后刚刚的纠结犹豫和决心就像看了个笑话。

“你就是颜婳?”一个中年女人打量着她,女人一身名牌,妆容精致,一看就是花了大把钱保养。

颜婳有些懵,她不过是登机前去了个洗手间,就被人捂住嘴巴迷晕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机场,眼前又是不认识的人。

“……”

在一天之内经历了被色狼欺辱,又被人绑架从家里带出来,如今再面对这种场面她已经麻木了。

等一下!这个女人她见过。

是当初在医院电梯里的那个女人,虽然当时颜婳没看太清楚长相,但是声音一模一样。

“我姓郎,郎红月。”女人开口了,一脸高傲的模样,“知道郎家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

郎家是G市首富,算上邻近的两个省,郎家都是数一数二的。颜婳听贺明凯提过,如果贺家是富商。

那么郎家就是真正的鸣钟食鼎,积代衣缨的世家。

“坐吧!”郎红月的目光从颜婳肚子上划过,语气温柔了不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郎家的。”

颜婳正在纠结要怎么开口询问为什么要带她来这,猛然听到那句肚子里的孩子是郎家的,她内心一阵电闪雷鸣,但是仍一脸平静的问。

“你确定吗?”

郎红月倒是有些惊讶,根据调查回来的资料,这个颜婳是贺明凯捡回来的,除了一张脸长的美,什么都不会就是个草包。

可面前的女人太镇静了,如果是这样……她得考虑换一种方法控制人,毕竟傻子比较听话不是。

“三个月前和你在酒店发生关系的男人,是我侄子。”郎红月开门见山,“你的事情我们也查的很清楚。”

啪!一叠文件丢到颜婳面前的桌上。

机场。

“少爷,人被郎红月带走了。”带眼睛的年轻男人小声汇报。

谁能想到郎红月的人这么快就把颜婳找出来了,还跟来了机场。

“幸好我们做了措施。”他们是打着贺家的旗号接触颜婳的,就算郎红月查到,也只会认为是贺明凯想把人偷偷送出国。

“少爷,我们现在怎么办?”

男人的脸还掩在毛毯下面,狭长的凤眼微眯。过了好久,才浅浅开口。

“当然……是回郎家去。”

颜婳咬着牙看完资料,里面很清楚的写了郭晓彤是如何陷害她的,甚至连郭晓彤和吕艳的对话都有。

然而最后那张纸让她楞了一下。

“签了字,你就自由了。”郎红月笑了笑,“有我在,贺家也好,郭晓彤也好,都不敢再动你。”

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已经签上了贺明凯的名字。

“你想要我的孩子?”颜婳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她不怀疑对方的话,毕竟乱认孩子这种事郎家是不可能干的。

郎红月斜了她一眼:“这是郎家的孩子,是我侄子的。”

“没我你侄子生不出来。”颜婳现在很冷静,对方的目的既然是孩子,她就有了谈判的资格。

郎红月脸一沉:“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我问。”颜婳攥了攥拳头,“孩子在我肚子里,就算父亲是郎家人,我也有一半监护权。”

“颜小姐。”郎红月突然笑了,“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颜婳抿了抿嘴角,听到那女人继续道。

“如果没有我出面保下你,你以为贺明凯会和你离婚?你以为郭晓彤会放过你?”

“你没得选择。”郎红月站起来慢慢走到颜婳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而且,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抢走你的孩子,而是接你回郎家。”

颜婳内心又开始刷屏,但是依旧表现的很镇静。

“怎么样?”郎红月弯腰和她平视,“郎家第三代二少奶奶的身份,配的上你吧!”

见颜婳眼神闪了闪,她又丢出句:“你虽然失去了记忆,倒是一定很想知道自己是谁,有没有家人。”

“你会帮我找?”颜婳心头一跳。

这是她两年来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可惜贺明凯说没有任何头绪。

“贺家做不到的事不表示我做不到。”郎红月一脸高傲,“只要你同意,我会马上安排找你的家人。”

颜婳深深呼了口气:“现在,我需要做什么。”

郎家一向人丁稀少,除过那些旁系,郎红月这一代一共也就四个孩子,她上头还有三个哥哥。”

而下一代人就更少了……

“我有一儿一女,可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我的孩子只能分到股份,不能继承公司。”

说这些话的时候,颜婳已经坐上了车前往郎家,郎红月在给她普及家里的情况。

“我三哥在国外,他也有一儿一女,不过很少回来。我二哥很早就死了,留下一个私生子……。”

郎红月看了眼一眼:“也就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不过他前几天病死了。”

“死了?”颜婳又想到电梯里那个男人,还有今天带她去机场的那些人。郎红月说是贺明凯送她走,可颜婳总觉得不对劲……

“所以你完全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你是以未亡人的身份回郎家的,唯一的作用就是照顾好二房的遗腹子。”

郎红月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烦躁,为了拿到她二哥的那部分遗产,她十几年前找到那孩子时就对他的身体做了手脚。

眼看老爷子就要立遗嘱了,那孩子却因为之前误喝了劣性的催*情药让本来就垮掉的身体直接崩溃死掉了。

“原本也没什么,我在慢慢筹划就好。”郎红月直勾勾盯着颜婳,吓的她身子一哆嗦。

“可谁知道我大哥他在外面竟然也有一个私生子!”郎红月突然提高声音,“那孩子已经回了郎家,那就意味着以后郎氏将有我大哥那一房继承。”

颜婳的思绪慢慢清晰起来:“所以,你带我回去,是为了要和你大哥抢遗产?”

“什么叫抢?”郎红月瞪了她一眼。

颜婳沉默。

“现在明白了吗?”郎红月觉得她小家子气,但这样挺好,更容易控制。

“你只要好好生下孩子,再好好的把孩子养大,你就可以一直当郎家的少奶奶。”

见颜婳又要皱眉,郎红月冷笑:“如果你不听话,那我就留下孩子,至于你……”

“我听话,你就会让我和孩子一直在一起吗?”颜婳看着她,“我永远是孩子的母亲。”

“当然。”郎红月摆了摆手,“没人说不是。”

颜婳知道她卷入了一场豪门恩怨,这一去恐怕有更多的麻烦和未知的困扰等着她,可她没得选择……

“你只要小心一个人就可以。”郎红月看着车子拐进山道,不远处一幢三层高的别墅忽隐忽现。

她拿出手机放到颜婳脸前:“这就是我大哥带回来的那个私生子,等会你就会见到他。”

“这是??”颜婳看了眼手机,瞳孔赫然放大。

PS:再说一遍哈,大家天天在QQ群里艾特妖妖,可我不是一直盯着QQ啊,管理妹子更不可能。说了无数遍了,关注公众号,公众号!(美少女妖妖之心)所以的即时消息都会在里面第一时间放送,不要每天都让妖妖重复的跑去群里回答公众号里公布过的内容啊啊啊啊

郎宅在G市钻石山最高的地方,这里寸土寸金,每一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记住我的话没?”郎红月扶着颜婳一步步走进别墅,颜婳还沉浸在刚刚照片的惊吓中,随意点了点头。

郎红月却以为她是没见过世面,被吓到了,反而满意她这个样子:“前面那个老头是管家老李,跟了我大哥十几年了,别得罪他。”

颜婳这才发现她们已经到了客厅,巨大的水晶吊灯一闪一闪,中式的家具和西式奢华完美结合,和这里比,贺家的小别墅好像平民窟。

“四小姐!”李管家恭敬的开口,目光却落在颜婳身上。“这就是二少奶奶吧,快进来快进来!”

郎红月看了颜婳一眼,颜婳挤出一个笑容:“……李伯你好。”

“二少奶奶好,呵呵!”李伯笑了笑,又对郎红月说,“老爷在小客厅等着呢,大少爷也在。”

郎红月不动声色的扶着颜婳往小客厅走,一边笑道:“以后要麻烦你照顾婳婳了。”

“应该的,四小姐客气了!”

郎红月那声婳婳让颜婳起了身鸡皮疙瘩,脚下的地毯柔软舒服,走廊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墨宝,尽头的雕花大门被推开,还没进去就听到有人说话。

“这是二叔唯一的后代,我会好好照顾的。”

那声音清雅温柔,让人觉得主人也一定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然而等颜婳进去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颜婳!”郎红月尖叫起来,一把拉住往地下栽的人。

颜婳一身冷汗,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人还是鬼……。

“小心!”男人站起来扶着她的胳膊让她坐下。

颜婳心神未定的看着对方。

“婳婳,我给你介绍一下。”郎红月以为她是吓得,赶紧说,“这就是大伯。哥,你要好好让人照顾婳婳,她肚子里可是二哥的孙子。”

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个男人,虽然已是中年,可保养的很好。五官俊美,眼神凌厉,跟……

颜婳看了一眼她旁边的年轻男子,跟这个长得很像,一看就是父子。

而且,对方肯定是个人……

“颜婳是吧!你放心,好好养胎,虽然老二家的都不在了,也没人可以欺负你。”

郎立的目光在颜婳肚子上停顿了一下:“等孩子生出来,不管是男是女,都会继承老二的遗产。”

“呵呵!这不是必然的吗。”郎红月笑了笑,“大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带婳婳去见爸?”

郎家现在做主的并不是郎红月的大哥郎立,而是他们的父亲郎卓。不过自从二儿子意外身亡后,老头子就住到郊外的山庄养老去了。

“你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郎立扭头问一直没出声的儿子。

郎红月啊了一声:“对了,差点忘了!婳婳,这是若贤,大哥的儿子。”

“你好!”郎若贤嘴角弯了弯,目光清亮的看着颜婳。

颜婳表面冷静,内心已经在疯狂刷屏了。

来的路上,郎红月给她看过老二郎荣御的照片,颜婳才确定当初她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个好看男人已经死了。

这个和自己发生过一夜关系,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爹,他们却从没说过一句话,那偶然匆匆的一面,竟然是永别……

“你好……”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开口。

因为这个人……这个人不但也长了一双凤眼,还和医院里的那个长的几乎一样,就是少了颗泪痣。

更可怕的下午绑架她的那个男人虽然没看见脸,但是眼睛也一模一样的,他们三个人为什么长的这么像??

“我大哥和二哥是双胞胎。”郎红月想起什么说了句,“所以若贤和荣御长的很像。”

颜婳眼神闪了闪,那……那下午绑架她的是谁??

“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累了?”郎若贤声音淡淡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可以上去休息会。”

说完他又冲郎红月笑了笑:“爷爷最近身体不错,等周末我们一起去看他老人家。”

“呵呵!你安排就好,姑姑知道你孝顺。”郎红月扶着颜婳站起来,“我先送婳婳上去。”

颜婳离开小客厅时,鬼使神差的扭头看了一眼。

正和郎立说话的郎若贤正好转头,她吓了一跳,男人却冲她笑了笑,笑容礼貌,带着疏离。

“你别看我大哥那个儿子长的好看,又脾气很好的样子。鬼才知道背后是什么人,不然也不可能短短一个月就在公司站住脚。”

郎红月警告的看了颜婳一眼:“他长的好看吧?”

“……挺好看的。”颜婳说的是实话。

听说郎家人都长的很好看,好像是祖上有什么皇族血统。

“你要记住,你现在是他的弟媳,处好关系可以,但是别被他迷惑了。”郎红月提醒颜婳,“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来跟他抢财产的。”

言下之意,对方不可能真心对你,不把你弄死就不错了。

“我明白。”颜婳点点头。

她又不傻,这里头的关系拎的清。

而且……她还不能确定郎若贤是不是下午绑架她的人。因为两个人气质,说话完全不像。

“再和你说一遍。”郎红月推开二楼的一间房,“这个家里,你能信任的只有我,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你能平平安安生下孩子,然后风风光光的当郎家少奶奶,记住了吗?”

颜婳点点头,不管心里怎么想,她如今上了这条船,就下不去了。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保全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

楼下,郎立把颜婳的资料丢到一边。

“也真难为你姑姑,竟然还不死心。不过,也真是好运,谁能想到我那侄子死前还能留下个种。”

郎若贤眼神浓墨转淡,最终一片平静:“我觉得还是等孩子生下来做完亲子鉴定再去见爷爷比较好。”

“你怀疑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郎立皱了皱眉,“长的倒是不错。”

这个儿子早些年就找了回来,不过因为先天心脏不好,一直养在外面。原本郎立是不想认这个儿子的,他还不老,以后也可以再生。

可后来郎若贤对公司的一些看法让他改变了注意,继承人好找,但一个能干又听话的继承人就不一样了。

“那倒不会。”郎若贤还是一副清雅的模样,“血脉这种事情很好查,姑姑没那么傻。”

郎立点点头,所以他听说老二家在外面还有个遗腹子的时候并没有怀疑。

“你看着安排吧!反正孩子都还没生出来,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郎若贤松了松领带:“您不用太操心那个孩子,就算是男孩,一个小婴儿能做什么呢……”

“你姑姑可不这么想。”郎立嗤笑道,“她总归是没别的办法了,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就是最后的筹码。”

颜婳躺在软乎乎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唉……”一声接一声的叹气,郎家给她准备的房间非常好,好的让她受宠若惊。

一百多平米的卧房后面还有个大的衣帽间,浴室里是按摩浴缸,从装修到软装无一不奢华又大气典雅。

九月的天气G市气温还没有降下来,露台开着门,轻柔的夜风吹起白纱,颜婳却越来越烦躁。

“宝宝,我们被关起来了。”被关在这个豪门大宅子里,看似自由却没有半点自由。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害你。”颜婳摸了摸肚子,眼中透出坚定的目光。

就算郎红月要利用她和孩子,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现在她和孩子还是安全的。

“咕咕……”安静的房间传来声响。

颜婳咽了咽口水,她饿了。往常都要吃完宵夜才睡,今天住进郎家,没有人给她准备。

辗转反侧了好久,颜婳还是悄悄出了房间,她想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吃。

“你在干什么?”转悠了好久还找不到厨房的颜婳,被一个声音钉在原地。

她慢慢转身,心越来越沉。终于在看清走廊尽头的男人时,猛地后退一步。

走廊两边是奢华的欧式壁灯,男人慢慢走近,那张脸忽明忽暗,仿佛穿过古老的宫殿,一步步走向臣服他的子民。

颜婳猛地睁大眼睛,这个气势……和下午要带她走的男人好像!

“你是不是饿了?”漂亮又英俊的一张脸暴露在灯光下,眼神带着询问。

颜婳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刚刚看错了。

“颜婳?”郎若贤见她呆呆的,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冰箱,“我明天会交代他们多准备些孕妇的食物,今天晚上你将就一下。”

冰箱里的东西颜婳现在都不易多吃,而自己煮她又不会。

“没关系。”颜婳摇摇头,以为对方是让她忍着饿。

谁知道郎若贤从她身边走过去一边系围裙一边去拿食材:“我煮碗面给你吃。”

颜婳一愣,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开始切葱了,熟练的刀工一看就是会厨艺的人。

“你有什么忌口的吗?”背对着她,郎若贤的声音在沸腾的水温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没有。”

她是没有,但她对食物的味道其实很挑剔。贺家的阿姨做饭在颜婳看来就不好吃,但是她从来没说过。

毕竟自己不会做,也就没有资格评价别人了。

“你在害怕?”郎若贤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过来,颜婳能看到他精致如画的五官。嗯……和自己一样漂亮。

“我只是有些不习惯。”颜婳实话实说。

郎若贤的眼神忽明忽暗,突然上前一步:“不习惯当少奶奶,还是不习惯……一个人?”

男人离她的距离不足一个手臂,眼神突然变得幽暗,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颜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

“面好了。”

光影突然褪去,眼前又变得温暖明亮。一碗鸡汤煮的面到料理台上,上面还有几片牛肉和青菜。

“谢谢……”颜婳收起心神,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好吃……”才怪。

郎若贤挑了挑眉:“如果你的表情也这么说我就信了。”

“至少比我强不是吗!”颜婳笑了笑,“我连煮熟都不会”

她觉得她的回答应该挑不出毛病,谁知道……

“那就别吃了。”下一秒,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

颜婳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把面倒进了垃圾桶。

“李伯!”男人打了内线,几分钟后李伯带着个阿姨匆匆走进来。

“抱歉二少奶奶,是我疏忽了,明天开始一定给您准备好夜宵。”李管家一边道歉一边让阿姨赶紧去弄点吃的。

颜婳攥了攥拳头,她刚来第一天就半夜叫人起来做饭,这让别人怎么想……

“大少爷?”李伯见郎若贤还在,以为他也饿了。

郎若贤转过身看向颜婳:“好好吃,吃饱了早点睡,我听说睡眠不足对胎儿不好。”

他的目光从她肚子上划过,那种阴冷的感觉又来了,颜婳咬了咬嘴唇直视着男人。

“谢谢,我会注意的。”

不卑不亢,甚至带着少许挑战的味道。

郎若贤笑出声,迈步离开的厨房。

郎家的阿姨厨艺很不错,至少颜婳觉得挺好吃,三鲜馅的小馄饨,她吃了一碗。

回去的时候路过客厅,没想到郎若贤还在,好像正在和什么人打电话。

“吃饱了?”见她过来,男人挂了电话笑容礼貌的问。

颜婳露出古怪的表情,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蛇精病,怎么态度那么多变。

她点点头,压根不想搭理,径直上楼准备回房间。

走了几步,她听到脚步声,知道郎若贤跟了上来,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上了楼梯。

“郎先生,我现在是你弟媳,这么晚你去我房间是不是不太好?”等到了二楼,颜婳突然转身质问他。

郎若贤看着目光有些冷的女人,嘴角慢慢上仰:“你误会了,我回我自己房间。”

说着,他走到颜婳旁边的那间屋子推开门。

“还有……既然你说你是我弟媳,那叫我郎先生就太见外了。”郎若贤在颜婳尴尬的表情下笑的勾人心魄

“叫我大伯,或者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叫我……若贤。”

上一章


在郎家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之后的半个多月她都没再见过朗若贤。关于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和绑架她的男人是同一个……

成为了颜婳目前生活中唯二在乎的事,第一在乎的当然是肚子里的宝宝。

“听李伯说你胃口不错!”这天郎红月来接她去产检,坐在车上打量着她。

颜婳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不错。

如今她不但有夜宵吃,郎家还专门有个阿姨给她煲汤做饭,随时恭候。貌似脸都吃圆了?

“这样就对了。”郎红月很满意,“你如今就是要吃好睡好,好好养胎。对了!我那个侄子没找你麻烦吧?”

郎红月因为公司的事情一直在外地,昨天才回来。她经常给颜婳打电话,也不知道是怕她跑了还是怕她被人害了……

“没有。”颜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想告诉郎红月第一天晚上的事情。“他好像很忙,我们很少碰见。”

“呵……他当然忙。”郎红月嘲讽道,“刚进公司,忙着占地盘,忙着拉拢人,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呢!”

接下来的时间都是郎红月在唠叨郎若贤,颜婳没有插嘴,只是时不时点一下头,或者哦一声。

到了郎家投资的医院,早就准备好的医生把颜婳迎进去,围着她开始产检。

“姑姑?”郎红月在门口等着,一抬头看见郎若贤走过来。

她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在这?”

“我来复查。”郎若贤面色淡淡的,他回郎家前才做了心脏手术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郎红月却仍然皱眉:“这是妇产科。”

“我在楼下看到姑姑的车,想着应该是带弟妹来做检查,就顺道过来看看。”郎若贤笑了笑,“弟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吧?”

郎红月觉得他在说肚子里的孩子时语气很奇怪,但是还来不及多想,医生就出来了。

“四小姐,二少奶奶身体很好,也没有孕吐……”

“孩子呢?”郎红月打断他,“肚子里的胎儿怎么样?”

医生赶忙说:“也很好,母体健康孩子自然就好了!”

颜婳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郎若贤静静的站在医生身后,看到她时,嘴角弯了弯点点头。

“……大伯。”她强迫自己打了个招呼。

男人的笑容突然淡了下来:“弟妹。”

颜婳不看他了,总觉得蛇精病又要犯了……

郎红月和颜婳离开了 医院,给颜婳检查的医生回到办公室不久,就看到刚刚也离开的郎若贤走进来。

“大少爷……”他赶紧站起来。

郎若贤摆了摆手:“颜婳的病例给我看看。”

“啊?”医生没反应过来。

郎若贤自顾坐下,从桌上拿起写着颜婳名字的病例。

“大少爷,您什么意思啊?”医生忐忑的问,他是郎红月这边的人,多少知道点郎家现在的情况。

郎若贤没理他,看完了病例又问了句:“你说,怀孕前三个月是不是很容易流产呢?”

郎红月知道郎若贤向医生打听的事后火冒三丈,大晚上的跑到颜婳房间警告她。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他早晚会向你下手,不!是向你肚子里的孩子下手。”

郎红月烦躁的走来走去,见颜婳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盯着电视更生气了。

“你听见我说话吗?”

颜婳看了她一眼:“听见了,可同一个屋檐下他想做什么谁能拦得住。”

“该死!”郎红月忍不住咒骂,“老爷子说不能分开住,不然我不会带你回来。”

颜婳默……她就说为什么郎红月明知道自己的肚子这么关键还把她送进狼窝,试探的问一句就知道原因了。

“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他不敢在家里动手的。”郎红月又怕颜婳有压力,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要小心别和他单独相处就行。”

郎红月离开的时候说了句。

“对了,我女儿下周放暑假,她要是说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会看着她不让她乱来的。”

颜婳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我女儿要是欺负了你你就忍一忍吧,反正只要不出大问题就好。

“你就是那个女人?!”当她第一眼看到郎红月的女儿时,就知道郎红月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

这天下午,郎家的大小姐和四小姐回来了。

“你好,我是郎佳!”倒是大房的女儿对她态度还挺好,主动伸手打招呼。

颜婳和她握了握手:“你好,我是颜婳。”

这就是郎若贤同父异母的妹妹了。

“你长得真漂亮!”郎佳眼里有毫不掩饰的惊艳,但是颜婳觉得她眼神里还有些别的东西……

“喂,她长的跟个狐狸精似的有什么好看的?”郎洁不满的叫道,又盯着颜婳的肚子说,“也看不出来像怀孕,别是个骗子吧!”

郎佳马上拉住她:“你胡说什么,她现在是你二嫂。”

“我才不承认!”郎洁很妒忌颜婳,虽然她妈交代过,可见到人时才发现这女人真的很美。

“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凭什么当我二嫂。”郎洁继续嚷嚷。

郎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是姑姑接回来的,你要是不怕她说你,你就继续闹吧!”

“哼!”郎洁瞪了颜婳一眼,踩着高跟鞋上楼去了。

从头到尾,颜婳都没吭声。郎佳以为她害怕了,安慰道。

“郎洁就是那么个脾气,你别理她。我有礼物送给你,你看看喜不喜欢!”她从行李箱中拿出个一个纸袋。

上面的lougou颜婳认识,很贵的一线大牌。

“谢谢!”她接过来看了看,是一条红色的丝巾。

郎佳还想接着说点什么,眼角看到大门外面进来的人时把话咽了回去,颜婳正好抬头看到她的表情。

那是种明明高高在上,却又刻意收敛,摆出一副恰到好处的笑容。

“哥你回来了!”

是郎若贤,颜婳她条件反射似的直了直肩膀。

“不是明天的飞机吗?”郎若贤脱掉外套在她们对面坐下。

“郎洁非要今天回来,所以改签了。”她说着话还看了看表,“哎呀,我晚上约了同学!哥,颜婳你们聊,我先上去洗个澡。”

显然,她并不愿意和郎若贤多呆,颜婳看着郎佳的背影。等回头时惊觉偌大的客厅只剩下她和郎若贤两个人了。




.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