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馄饨价格联盟

来菜场吧

南山国学2019-07-15 14:53:48

年龄越大,越不容易心静。

曾经拿一本书,往大学宿舍简陋的床上一躺,就能入静。然而如今虽然窗明几净,座椅舒适,丝竹悦耳,再配合以趁手的茶具,以及心仪许久终于入手的精美版本,心头却依然有些俗事来盈盈绕绕。

恐怕,如今令我心静而忘机的事情只有去菜市场买菜了。

真的,只有周六早晨迎着晨光去小区东门菜场的路上,我才实实在在地有种奔走在小康之路上的傲然自得。即使是冬天冒着滚滚雾霾和飒飒寒风,一想到那些水灵灵的白菜,白胖胖的萝卜,与鲜嫩的手切羔羊肉一起在火锅里咕嘟,心理就一阵暖意,脚下也多了几分气力。

每次走进菜场,我都感觉自己是个才思敏捷的作家,面对着“花花绿绿”的世界,脑海中迅速展开紧张而浪漫的构思,翻炒着人间的百味。

不说别的,单单是菜帮子上的泥巴,就令我喜欢的不得了。那些来自北京郊区、东北、山东、河北,乃至遥远南方的泥巴,有黑的,有褐的,有红的,有湿润的,有干燥的,那颜色和气味不仅令我玄想既耕且读的桃源世界,还令我在一瞬间触摸到生命的本质。

于我而言,走进菜场就像走进寺庙、教堂、道观一样,丝毫没有杂念,五体投地,向那些蔬菜鱼肉献上最诚挚的敬意,进而严肃地思考食物之间的排列组合。

有一次我看好一条腊肉,进而去想它的配菜,那应该就是莴苣或是快菜了,再进而想象猛火爆炒的画面,鼻息之间似乎已经嗅到那股烟熏火燎味儿,最后撒一把小米椒,香得浓,辣得劲,脆得爽,多么美妙……

我说呀,一天不逛菜场,心中恍然若失;一周不逛菜市场,言语滞涩,下笔枯燥;半个月不逛菜场,没精打采,思维迟钝;一个月不逛菜市场——尽管我不曾有过,想必心灵枯死,骨瘦形销。

古训云“食色,性也。”然而在中国做正经人,比如公务员教师之类,是万万不能谈色的。你看梁山好汉,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却不敢好色,否则令人耻笑,矮脚虎王英是也。但是贪吃却是被中华优秀传统道德赦免的,甚至可以传为美谈,甚至成就一代潇洒的名士,苏东坡、袁枚是也。这也许是孔夫子有曰过“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吧。

所以,活得太累,就想吃口好的;想吃口好的,就得自己动手。

大超市的菜不行,比如家乐福,那里只有两种菜:难吃的菜和难吃的小汤山有机菜。大超市的采购员进货似乎从来都不走心,你看吧,小菠菜常常是干瘪的,西红柿永远是半生的,土豆大小不齐,奇形怪状,茄子一不小心就买到艮皮烂肉的,被起早的老头儿老太太洗劫过后,更像是一堆饲料摆在那里。而接下来结账排队,才是真正的灾难。

我喜欢真真正正的菜场,老板抄着口音,自豪地告诉你:好吃,都好吃!小菜新鲜!然后你买回去,就是那么新鲜,而且还能抹掉五毛钱,再送你一小把香菜。

菜场永远都充满了人情味儿,这个送菜到家的app比不了。年前和一位小友在家包饺子,饺子皮不够了,于是下楼去菜场买,结果已经卖没了。压面的老板娘说,只有馄饨皮了,你要不要?我说我不会包馄饨,怎么办。她说,我也不太会,但是可以试试教你。结果她包的确实不怎么样。这时旁边一位大婶看不下去了,劈手夺过馄饨皮,给我们演示起来,并且告诉我,用筷子蘸水在对角上点一下,就能粘得紧。

所以我想,无论你是o2o,还是p2p,馄饨还是要人来包,小白菜也还是要土来种,上了太空的辣椒,也还是辣椒。

我家东门菜场有一种平谷产的有机西红柿,盒装,个个熟透,价格略贵,我常买了当水果生吃。有一次一个阿姨买了一袋子普通西红柿,又盯着盒装西红柿,问我:这个西红柿好吃么?我说,好吃,可以生吃。她说:哦,那好,我家儿媳妇怀孕了,我就买这个给她吃,我们吃普通的。

关于这件事我想了很多,不是网络喜欢热炒的婆媳关系之类的,而是关于生活与生命。

怎么说呢,进了菜场,我的灵魂就得救了。我会想象我吃下了一些生命,来维持我这个生命。而我这个生命将来也要因缘崩离,重归天地。人啊,无非是天地大循环中的一段小环节而已。但是在这七八十年的吃喝拉撒中,总有些人愿意陪着我,从开始到最后,那就是我的爱人,我的家人。奇妙啊!珍惜吧!

所以,案牍劳形之余,我想我该去菜场转转了,给家人做顿饭吧。当然,案牍劳形不余,也应该去转转。
     毕竟,走进菜场你就知道了,什么都是假的,一起好好吃顿饭才是真的。


Copyright © 汉中馄饨价格联盟@2017